流波揭西方伪史普新文明文化史观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站长独白

文明探索

历史研究

文化版

新文明观

流波文集

昆仑视频

民族研究

海峡两岸

流波文史

 

流波揭西方伪史普新文明文化史观

流波2016新年在草根网普及新文明文化史观谈话摘录
流波

 

揭穿西方中心论下的伪文明史,还中华并人类文明史真本!年年科普科普年年!

近代西方杜撰人类文明史失了基本逻辑露马脚。近代以来的“西方中心论”,西方史学者在近代以来伪造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因为欧洲本身没什么历史,连能真正说明问题的考遗址也太少,于是只好从西亚、东北非这些地方去找线索,然后再杜撰古希腊、罗马伪史;但当时伪造时只顾“信口开河”的“吞吐天地”般的刹不住车的撰写,难免逻辑上出漏洞,动辄这些人的著作就是几十万字、上百万字甚至还几百万字,好象当时这些古人比今天用电脑打字编辑还容易哩……另外,一个常识,汉语汉字是人类语言文字中最精准、简练、生动的语言文字,联合国文本中同样内容的必然是中文版的最薄最精练,而古希腊、罗马的这些“巨著”经中文翻译动辄还是几十万上百万字……其实,西亚、北非等地方一些正义的历史学者早就看不下去了,曾纷纷著书来揭露欧洲历史学家的狂操的伪造文明史倾向,只是这样的声音太弱太小——正如今天还一样的崇拜西方的社会整体心态——包括历史观——背西方教科书。问题就怕真认真哩,一研究全露出马脚了。

中国崇洋媚外学者唯西方马首是瞻推波助澜。因此,当我们今天质问西方两千多年前这些“萎大”的且都是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的洋洋洒洒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字的大著原稿在那里?写在什么上面?什么?羊皮、纸莎草?尔是小脑症吧。如果你讲老子、庄子、管子、孔子等的著作上万字,可能中国的一些疑古者早就无中生有进行攻击、疑古甚至于破口大骂了,可西方这些无端的史无前例的大制造、大伪造历史、文明史的却可以无任何底线、可以肆无忌惮、信马由缰在近代杜撰、伪造出这些加起来上几千万可能上亿的古代文明史,而中国的这些崇洋媚外学者怀着多么虔诚的、崇敬的心情去理解、学习并翻译成中文推波助澜……

近代伪造人类文明史法国学者是先锋。而以前我就讲,古埃及、巴比伦等的文明史原没记录,也都是欧洲如法国等学者在伪造古希腊、罗马史时必须先对发现的确实有了遗址文明的两河、埃及尼罗河文明进行推测、杜撰——这样才至少在伪造无中生有的古希腊、罗马文明时总还有个说道。而古埃及金字塔、狮身人面(实际是蛇身人面)的发现都与法国人有关,如拿破仑把狮身人面像的鼻子给轰掉了,而所谓的汉谟拉比法典也正是在二十世纪初被法国人发现并把石柱抢到了法国,至于这些所谓破译研究出来的成果——那基本就是老赵演小品——扯淡了。

《汉谟拉比法典》如何“蛋生”。1901年12月,法国人的一支考古队在伊朗西南部一个名叫苏撒的古城旧址上进行发掘工作,他们发现了一块黑色玄武石,几天以后又发现了两块,将三块拼合起来,恰好是一个椭圆柱形的石碑。石柱两米半高,上方刻着两个人的浮雕像:一个坐着,右手握着一根短棍;另一个站着,双手打拱,好像在朝拜。石柱的下部,刻着象箭头或钉头那样的文字。经法国等西方学者“考证”,是用楔形文字记录的法律条文——《汉谟拉比法典》,于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法典“蛋生”了。

那么,本是两河流域的法典怎么就搞到伊朗去了呢,于是就研究是什么时候打仗被抢到这里来了——这个对于在十六、七世纪已经能把整个人类文明史杜撰出以西方为主体的古文明伪史的西方学者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事实上,什么卵“汉谟拉比”、西方这些鬼学者研究出来的这个王那个王朝都他M的“扯蛋”和“蛋生”。

两千年以上的文明都为中华全球文明开拓史。而至于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或其它什么地方有象形文字则一点都不要惊异,因为中华先祖于万年前就开始了全球开拓,最早从印度、伊朗高原线开辟了西海——现地中海流域文明,其中另三大文明之古印度、古巴比伦、古埃及文明都产生在这条线上。古巴比伦文明正是在继承了苏美尔人文明的基础上建立起来,而苏美尔人,连西方学者研究时也无可奈何了:他们是从遥远的东方来,他们是黑眼睛、黄皮肤的,他们的语言与汉语相似——乖乖,请你就说是中国人好吗!同样,古埃及文明都是中华先祖在那个地方文明开拓的结果!

总之一句话,流波断言:人类文明史距今两千年以上的基本就是古中华文明即中华先祖直接或间接创造的中华全球文明开拓史!
 

                                                                                                                                                                                                                                   2016年2月24日由昆仑编辑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