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研究现代人来自非洲从假设到伪科学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站长独白

文明探索

历史研究

文化版

新文明观

流波文集

昆仑视频

民族研究

海峡两岸

流波文史

 

DNA研究现代人来自非洲从假设到伪科学
流波 昆仑

DNA研究现代人来自非洲进入困境成伪科学

自“流波纵谈人类起源文明发祥”在草根网连续开讲以来,得到了网友的热心关注,本讲“人类起源远古现代都中华 ”发讲于2015-01-02,更是得到火爆响应。网友xyz31说:“通常要得出‘人类起源远古现代都中华 ;这样重大的结论,需要足够的研究经费,现代的研究手段,正确的科学研究方法,相当规模的研究团队……”

吾庐独破网友:支持流波先生!

新超越:为中华寻找自信的研究。

杨锋:“人类起源远古现代都中华的研究,是一项基础工程,破解;西方中心论’。为中华伟大复兴,做了一项基础性工作。”……

现将流波老师与网友对话的精要部分采撷如下:

这个问题是个统统工程,无奈今天文化历史界整体处于崇洋弱智无为盲从阶段,只好奋起一搏!

目前西方DNA研究现代人来自非洲进入是什么时候离开非洲去世界各地。也就是说,经过几十年假说后这个假说虽然还是假说——因为没实质性进展,却因西方所谓的研究不断花样翻新和西方中心论的自在权威形成定势——造谣千遍成了“真理”——现代人是从非洲走来,于是研究进入了非洲人是什么时候离开非洲走向其它洲的。

一方面是所谓的DNA研究非洲人走向世界各地从上百万年到七八十万年到几十万年然后说是十几万年还附带说到中国是六七万年前。这样的研究本身矛盾和暗地突显倾向性:矛盾在于说现代人是从非洲走向世界,结果研究者忘记了,又进入了上百年到八十万年等时段——又进入了人类化石链研究上去了,而历史地研究灵长类因化石考古越来越不利于欧洲和后来的强势了一阵子的非洲,于是才重新设计,说这些古老化石的人类都死了,搞出DNA现代人研究问题。

而所谓的DNA现代人研究由于想当然违反本身的规律必然陷入逻辑矛盾和困境,必然与考古发现想背悖。由于本身就是想回避人类起源地、文明发祥地中华于是就更是违心地淡化、矮化中华反想把文明之地的中华置后——就出现了本身连人类活动遗迹少且时间最早发现不超过几万年的澳洲等地反而说成是人类走出非洲先达到的地方——而人类生活上几百万年连续不断生生不息到今天的中华反而非洲人走来是在六、七万年前——看来中华大地的六七万年前的上百万年人类遗迹都是外星人所为了。

西方近代以来能过轻松自如的是因为西方中心论后中华文明被矮化中国人崇洋媚外后遑论其它地方人——所以在各方面说黑世界就是黑说白世界就是白——这个起源论也是如此。只是还是有一些有良知的西方学者在“痛苦”的假设研究中不免还是要说丁点真话的,才有了在时间上走出的争论和走向其它地方后——其它地方特别是中华比非洲人类遗迹无论是远古还是近代都要多多了的人类到哪里去了呢?

西方学者起初处理这个疑问时非洲简单——都死了——北京人也死了。原因呢?竞争不赢,被非洲来的挤压死了。后来联系到最后冰纪期就说是被冻死了,还有的说是火山大爆发被火山灰炝死了,等等不一而足。

但几十年来这样的研究的成果、结论每每出来就形成多么科学的权威的结论轰动着科学界考古界——其实都是一些认真分析一下连基本的逻辑都不通的胡说九道。

也就是说,目前西方关于DNA研究人类起源其实是个伪命题,研究方式也是“西皮式”,但却不断发表“权威成果”。而学术界虽不时有点微弱的反对声音却几乎形成不了反作用。

具体分析这些伪科学研究及“成果”

“最新研究将人类离开非洲时间推后10万年”(考古发现腾讯科学过客2013-03-23 09:10 )此文[导读]:一项最新的化石骨骼遗传物质分析表明,我们的早期人类祖先或许在6.2万年至9.5万年前就离开了非洲,这比之前研究预测的时间要晚10多万年。

上面就是典型的关于时间问题的文章,这样的研究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提出DNA研究后反反复复有许多——可怜科研经费就是这样花掉了。

这篇文章说:最新的研究根据现代人类家族的细胞核DNA的突变率进行评估,那是预测共同祖先时期的另一种方法。这种方法认为人类以50%的速率出现基因突变,这就意味着要达到现代人类的基因差异,人类至少已经离开非洲超过20万年。米特内克告诉《生命科学》道,那与考古学和其它的证据并不相符。

前面我分析了,西方中心论刻意搞的违反本身规律的DNA研究与考古自然不相符——但相符不相符对西方研究本身无所谓:相符更好,不相符他们做文章搞伪科学假设证明相符也是一样——只要是西方学者搞出来久而久之就是教科书认可的结论了。

所以文章根本不管什么考古符不符,反正前提就是“现代人从非洲起来”,结论就出来了:为了查明这一问题,研究人员从欧洲和亚洲的11具古人类化石骨骼中提取了线粒体DNA。借助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其中最古老的大约有4万年年历史。研究团队研究发现,基因突变率表明人类在6.2万年至9.5万年间离开了非洲。

又如“首批走出非洲人类减至1200人 快速反弹并扩张 ”(2011年07月27日11:55北京日报杨孝文),此文[导读]第一批走出非洲的人类后代数量减少至1200人,而后快速反弹和扩张,快速反弹到5700人左右。

此类文干脆连“伪”研究“伪”科学都不要了,直接说:“绝大多数专家认为现代人在15万年至6万年前在非洲进化,而后迁移到近东、欧洲、亚洲和美洲。”

把这节断节式新闻完整摘录如下:

英国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第一批走出非洲的人类后代数量减少至1200人,而后快速反弹和扩张。根据他们的研究发现,这批非洲人的数量快速反弹到5700人左右。

通过分析一个人的基因组,他们能够了解人类的整个历史。通常情况下,遗传学家通过比较世界各地人的DNA排序回顾人类历史,确定彼此间的差异以及何时在进化之路上分道扬镳。他们发现一个人的基因组的组成部分能够追溯到共同祖先存在的时代。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人口遗传学家向自然网站解释了这一理论。他说:“基因组的每个小片段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历史,都可追溯到一个独特的祖先。基因组的不同部分将你带回人类历史的不同时期。”

利用这一理论,科学家找到一种计算方式——根据一个人基因组不同片段的年代,计算人类祖先的数量变化。研究过程中,他们对两名欧洲人、两名亚洲人以及两名西非人的基因组进行了分析。

此前有关人类遗迹和文化的研究发现,人类祖先在大约4万年前迁移到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失去了与非洲人通婚的机会。新研究发现,这些人类祖先可能继续异族通婚,直到2万年前。

我们分析,此节报道第一自然段是结论,第二、三自然段本身与上述结论无关,最后自然段结论又与上术亦无关。总之,这节关于人类起源的科学报道文章之间几乎无具体关联,但目的是结论“确凿”来自非洲。西方的这种研究大胆无厘头到极至,什么实质问题都没解决,然后就用一些术语吓唬式的展开,实质什么都没讲没证明,然后回到假设前提。

但你不要认为这样的东西没有意义,其实质的西方中心论昭然若揭,就如说什么近东远东一样——你中华文明人种是远离中心的——这就是西方在欧洲起源做假失败后力主非洲起源的原因。

至于从什么时候出走非洲、什么是取代还是融合或还别的,是故意做文章做掩护,这就是这方面研究几十年几乎没有实质突破——因为真突破就露马脚了——就回到中华的实质了——西方庆幸的是以中华为主体的历史界文化界思想界被西方中心论束缚至目前还是酣睡觉不醒。

中国学术无里头崇洋助纣为虐

中国历史文化界一些人不尽觉悟不了,有的还为虎作伥。如“分子生物学支持现代中国人起源于非洲” (腾讯科学2013年05月23日11:48)。文章说:具体到中国人起源问题,目前当然也存在两种看法的争论,一种是“北京猿人说”,一种是“非洲夏娃说”。北京猿人简称“北京人”,化石最早于1920年出土于北京西南周口店龙骨山的山洞中,共发掘出头盖骨6个,面骨6块,下颚骨15块,牙齿157颗,头骨碎片12块,肱骨3段,肢骨7段,胫骨1段,锁骨1根,经古人类学家的研究,它们分属于40个个体。研究周口店遗址地层,发现北京猿人最早生活于距今70万年,最晚生活于距今23万年前。长期以来,在中国发现的各期人类化石,如云南元谋猿人和陕西蓝田猿人化石与北京猿人化石具有相似特点:颜面部比较扁平,鼻梁不高,眼眶呈长方形,都有铲形门齿。因此,很多学者力主中国人起源于中国境内的同一个人种,并以“北京猿人”名之。

中科院古脊椎古人类所的吴新智院士细心比较北京猿人、山顶洞人和现代人的骨骼特征,发现70%的中国人在头骨上有3个特征和北京猿人是一致的。所以他依旧觉得北京猿人可能是中国人的祖先。但他的学生刘武去非洲考察时,却发现有30%的东非人在这3个头骨特征上也和北京猿人相一致。

吴的学生刘武去非洲考察时,却发现有30%的东非人在这3个头骨特征上也和北京猿人相一致,要表达的就是,所以中国人虽然与北京猿人相同的,但因为东非人的30%与北京人类似这一关联,所以中国人不是北京猿人还是来自非洲的。吴新智是中国这方面学者中对西方发出一点不同声音的极少数学者竟然如此,自然不要说本身就崇洋的学者了。

此文由此就开始讲中国现代人来自非洲是有理由的,最大的理由就是: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宿兵在查阅中国现有化石的年代以后,发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断层。这个断层从大约10万年前至4万年前,没有任何人类化石出土。经推测,生活于东亚的直立人和早期智人(HomoSapiens)在最近一次的冰川时期,由于恶劣的气候而绝灭。取而代之的是从非洲不远万里迁徙而来的现代人种。 分子生物学家认为,现代人是单一的物种,而各地的猿人差异却很大,属于不同的物种,并没有都进化成为现代人。只有东非的猿人走上了向现代人进化的道路。所以,北京古猿人不可能成为我们的祖先。

想想,中华在10万年到几万年的考古化石多有发现,我总结的中华进化链已经反复说明了这个问题。但一些学者为什么要睁大眼睛说瞎话,而说了瞎话,为什么没有学者出来说明,太让人不理解了。

我十多年前写《人类起源在中华》时就发现了许多新的考古证据,如新华网南宁2002年10月8日电(记者 黄革),《地层年代测定结果挑战现代人“非洲起源”说》:现代中国人的祖先更可能在中国,而不是非洲。这是我国科学家用世界先进的地层年代测试方法,首次对埋藏柳江人头骨化石的地层进行年代系统的地层年代测定,结果表明,柳江人可能生活在距今7万年至13万年之间或更早,而不是原先所认识的不超过3万年。

又如:《科技日报》2003年12月17日,《“鄂尔多斯人”:现代人多地区起源说重要证据》:中国科学家和考古专家对萨拉乌苏文化遗址的最新研究表明,“鄂尔多斯人”(即过去称呼的“河套人”)的年代结果为距今7万年至15万年,这将成为现代人多地区起源说的重要证据。

接着报道说:复旦大学遗传学研究所人类群体遗传学实验室的科研人员,通过对涵盖我国各省、市、自治区的近一万个男性的Y染色体进行检测,结果在所有的样本Y染色体上都发现了一个突变位点M168G,而这个突变位点大约在不早于7.9万年前产生于非洲,是一部分非洲人特有的遗传标记[3]。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从1997年开始采集中国各个民族的DNA样本,在对近2万个DNA样本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在10万年前左右,现代智人逐渐迁移出非洲,来到中亚,其中一些人在当地定居,人类进一步分化。大约到了4—6万年前,一部分人迁移到了东亚,进入到了中国大陆;经过4万年的演化,这部分人逐渐分支,产生了56个民族。 复旦大学和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中心金力教授说: “我们采取了排除法的研究方式,希望能在大范围的中国人群样本中寻找到没有M168G遗传标记的人,但迄今为止我们没有发现一例,我们认为这是目前支持‘中国人非洲起源说’最强有力的证据。”

该死的认为这些基因有一个突变点,说这个突变点是部分非洲人特有的,而中国的这两万个都有,非洲人是部分有,就结论死活说中国人是非洲来的?部分非洲人有就结论大部分都有的中国人是非洲来的?什么逻辑?

总之,无论是西方的这些研究报道还是中国拿西方经费搞的这些报道,大体都是先结论然后云里雾里一番,反正也没有人去反驳,如此罢了——然后就成了世界教科书的结论了。值得警惕的是,腾讯等实被西方掌控的互联网为什么热衷编辑这此无厘头的所谓的科研文章?

但有些研究一不小心出了真结果也让西方学者下台不得,如研究得出任何两个现代非洲人之间的DNA差异比任何一个非洲人与世界其它人之间的差异大。这个结果要了西方学者的命:这个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非洲人从根本上不是来源是后来杂交后又黑民化的结果。

我前面说了,人类进化链——中华进化龙:考古发展到今天,整个中华大地,一条连续完整系统的人类进化链——“中华龙”呈现眼前:(猿人阶段)1500万年前的开远腊玛古猿——800万年前的禄丰腊玛古猿——400万年前的保山古猿(另有:蝴蝶古猿)——300万年前的八公山古猿——(直立人阶段)250万年的东方人(另有:建始人)——200万年的巫山人——175万年的元谋人——133万年的蓝田人⑾——100万年的郧县人——60万年的陈家窝人——50万年的北京人——35万年的南京汤山人——(早期智人)28万年的金牛山人——25万年的和县人——24万年的桐梓人——20万年的大荔人——15万年的长阳人——14万年的奉节人——13万年的马坝人—12万年的丁村人——10万年的许家窑人(另有丽江人)——(晚期智人)7万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5万年的西畴人(另有:昆明人)—— 3~2万年的左镇人——2万年的 资阳人——1.8万年的山顶洞人——1.2万年的兴义人——1万年的东胡林人。且各个时期的进化链环多有不同地点的发现且不断被发现补充着,使这条进化链更加系统完整缜密。其实,分子遗传说实验的结果与考古学综合研究说明了另一个明了的事实:非洲人、欧洲人来源于中华,地中海东岸是中华祖先“走出亚洲”迁往欧洲、非洲的分叉点⑿。看着这条起源进化链,人类起源在哪里还需争论吗?随着考古的新发现和科学的发展,非洲起源论将越发经不起检验,而中华起源论必将越来越多地被新的考古和科学所证实!(流波《人类起源在中华》)

人类活动遗址甚至比人类化石更重要

阳原泥河湾遗址是我国从上百万年到几万年的人类活动遗址群,但确少发现化石,所以我在源书中重点介绍过这个遗址群。

我前面已经反复讲了,西方在灵长类方面是输得完全没治了,于是就说这些化石链的人类都死了,现代人是十几年前从非洲走来,到中国还是六万多前来的,是这样在贬中华的。

所以这阵子都是专门来揭露、驳斥西方DNA胡乱科研。同时我又提出新的观点,就是不能被西方人提出的一些概念所束缚,因为这些概念连基本的逻辑都不通。如你提出的这个泥河湾遗址,就从二百万年到几万年的人类活动遗址生生不息,但西方一句因为没找到多少人类化石,于是这些遗址就化为了乌有?什么都不是了,这些遗址只能是外星人所为了。西方的这些概念立马让中国的学者思维呆滞、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糊涂无为。

当年欧洲学者开始考古,发现了尼安德列人,就开始了人类起源欧洲的观点,并且为此还造过假。后来在埃及不远的法优麽地方发现了三千六百万年前的灵长类,于是人类起源非洲论开始了。

后来爪哇人、北京人发现了民,又开始了人类起源亚洲学。这是人类近代引进考古学后开始的人类起源的认识过程,这个时候,尽管欧洲学者为了人类起源欧洲造过假,但总的还是不断把认识向前推进。

又后来,非洲南猿似乎成系统,特别是露西的发现,把南猿系统延伸到了三百多万年,于是欧洲学者似乎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虽然人类欧洲起源论是没理由了,但能搞成非洲起源而不是亚洲(中国)起源就好,这就是欧洲学者想争夺文明文化话语权的内在原因和动力。

有人会问,怎么搞成是非洲起源论欧洲学者就不担心了呢?对,没错。这里的问题就是你中华文明太深厚无边了,西方学者是心知肚明的——近代前一直引领人类,如果中华再统一起来凝聚起来,天下无敌——西方、倭寇深知这一点。而只有从思想、文化上让中国人一直处于近代灾难后的自卑、自虐崇洋、惧洋阶段——晚清、蒋介石集团就是这些的中国统治者——才形成了中华近代悲惨灾难。

由于近代百多年的中华灾难,中华意识形态步入崩裂状态,从此民族自卑步入整体社会崇洋弱智阶段;庆幸毛主席引领最后拯救了中华,中华民族重返人类第一之势不可阻挡。

不料风云变幻,主席仙逝,否定主席、否定新中国的狂潮泛滥开来,社会崇洋媚外至今,文明文化史上又自觉不自觉进入唯西方马首是瞻的境况,这个,这里的一些网友自觉不自觉表现得也突出。

本来我说了,人类起源就是因为青藏高原这个地理大变化,引起灵长类从高原向长江、黄河流域转移,这个过程特别是五百至两百万年随着青藏高原的快速隆起,人猿最后在长江流域带完成成人的转换——人类诞生了。

至于非洲的猿因自然条件无需从树上下来手脚分工,所以今天非洲还是动物大世界,它的南猿化石虽然有三百万年到百万年的发现,但毕竟没能迈出进化成人的最后结果——还是动物罢了自到今天。但这里竟然有网友为了要否定人类起源中华推出了要论证其它地方“三百万年到5000万年前有没有人类活动”的证据?看来这些中国人确实比欧洲中心论者在要否定人类起源真相——中华起源更卖力!

这个网友提出这样的观点,首先就是一般思维逻辑上概念没搞清:如果是讲人类活动遗迹,美洲、尤其是澳洲两地相对少,人类活动遗迹目前发现来看不超过六万年;欧洲真正人类活动遗迹上十万年的都少,非洲也同样;相比中华则多了,刚才举例的泥河湾就是人类从上百万年到一、二、三万年不断的人类活动遗址,且人类化石也多有发现。

退一步说,就是没找到时代化石,但同时代人类活动遗址其实比人类化石证据更可靠。10万年到几万年的考研遗址在中华大地有多少?不胜枚举!据《文物考古工作十年(1979——1989)》一书不完全统计,四川省(含重庆市)有5处,贵州省有10余处,云南省有10多处,西藏3处,湖北省4处,江西省2处,安徽省12处,江苏省3处,而湖南省则多达60处之多。中华大地从灵长类上几千万年到人类几百万年到几十万年到几万年的进化链化石形成人类中华进化龙生生不息,而从上百万年到几十万年到几万年的中华大地的人类文明遗迹更是普遍被挖掘出来,充分显示了人类起源、文明发端地的考古体现。

关于进化论再说

关于进化论问题,我反复说了,无论你怎么去说它不完善或其它什么,但反过来思考,今天有更好的理论替代它来解决人类起源问题了吗?无论是这些人说的是个什么化石暂没找到,没找到就能说明没有吗?人类没找到古代的东西太多了:埋藏在、消失了都可能,你没代到化石就说人类不在?特别是二十、十万年内的人类遗址多多,这些不是证据?一定要找到骨头才是证据?

至于什么几亿年前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有的说成是“生物大爆发”,我倾向于“生命大爆发”,这个与生物常态进化完全是两回事。也就是说,原始状态下的由非生命物质转变成低级生命状态的突变与近代达尔文的进化论即无可比性也不存在否定性。

关于毛发问题,当初由猿进化时,不是想当然的是一种猴子进化为中华黄种、一种猴子进化为欧洲白种、黑猩猩就进化为非洲黑种。从研究和逻辑上说,中华黄种是祖种祖族,进化过程中又衍生出白种和黑种。所以中华黄种进化最成熟:脑容量最大,个子不高不矮(智力形),智商最高;白人多毛,四肢硕健发达(因中华种多毛马大时期衍生支);黑人猿像(中华类人猿时期衍生支),四肢伸展臂长,体毛则因多在南亚带吃海盐而褪。

总之,近代考古学运用,人类进入现代意义的考古学人类研究,这是巨大的进步。而其中达尔文进化论和恩格斯在达氏基础上的劳动进化论确实与考古对应相辅相成,成为近代进入现代考古学人类研究以来暂时难以取代的理论。所以我反问一些网友,如果你的外星人说、神话说、宗教上帝造成说你自己信是你自己的事,但做为理论,能与考古相印证吗?不能与考古基本印证,那做为猜想、小说当然可以,但我流波的《源》、新文明文化史观必须建立在考古资料然后再综合研究。

源书出版过程坎坷突显文化界整体媚洋弱智

至于有网友询问我研究人类起源、文明发端是以历史学者、考古学者还是人类学者等相称比较贴切呢?我还是比较认同海外华人学者的评语:流波是国内罕见的集文明、文化、民族、爱国于一身的学者,视野开阔,融会贯通。

同时让我想起《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简称源)书的出版,当时各方面对本书出版争议非常之大,看法也明显走向两极。

出版社没办法了,眼看与之出版合同的时间到期,一方面与我商量——因本来我就已经为此书出版不尽放弃了稿费等,并给出版社出版此书不菲资金,且所卖书所得也是出版社所有——而书本应当在2007年底出版——但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整体社会崇洋媚外、唯西方马首是瞻,你流波什么人——竟然敢推翻西方主子的结论——所以反对的知识分子——所谓专家们极力阻止——加上2008年度奥运会来临。

出版社无奈,把书稿作者隐去,再请学者全阅稿件,结果惊人的事出现了:两篇读后评语惊人的相似,其中牵涉的学科、学科类“家”多达十几几近二十。如历史学、考古学、语言学、气象学、文献学、社会学、民俗学、史学等不一而足。所以出版社与作者一起顶去压力,在上面内嘱必须在奥运会后才能出版,源书不管面临了多少出版的坎坷但终于在2008年11月出版了——给中华复兴、人类文明文化史正本清源艰难的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


                                                                                                                                                                                         2015年1月19日编

新文明文化史观文集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