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百年来西方中心论下的历史观进行彻底质疑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站长独白

文明探索

历史研究

文化版

新文明观

流波文集

昆仑视频

民族研究

海峡两岸

流波文史

 

对百年来西方中心论下的历史观进行彻底质疑

流波纵谈人类起源文明发祥(二)

新文明文化史观系列讲座之二

——本节摘自流波《还原中华 改写人类文明史》

研究人类起源文明发展史的关键是要有一个基本准确的方向,要理顺出一个基本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本身的史学框图来,不能主次颠倒、干枝错位。不幸的是今天的人类历史学认识和研究并没 有随着考古的突破而有相应的进步,过去以西方中心论背景下形成的一些历史认识、命题还在大行其道,流行于世,充斥着人们的头脑;非但如此,这些观念还正在成为人们常识性的知识和 思维的基本逻辑,这是人类历史的巨大不幸与悲哀,也是人类史学研究必须加以拨乱反正的大是大非问题。

关于人类起源的问题。比喻说“人类起源于非洲”这个命题的提出和研究本身是没有什么错的,只要事实、史实、科学和考古的验证能证明这命题成立,这样的话,不仅没有什么错,而且是 对人类历史的重大贡献。人们曾抱着欧洲是人类进化中心的观点是因为当时史前考古多集中于这门学科的发祥地法英等欧洲国家;20世纪60年代西方科学家在北非埃及首都开罗西南约100公里 的法尤姆地区发现了3500万年前的高等灵长类化石,从而形成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假说;当爪哇直立猿人、北京猿人的发现时同样使“人类起源于亚洲”风靡一时;而当非洲陆续发现了比较 系统的300到10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化石时又回到了“人类起源于非洲”命题上来,这些都正常反映了人类起源研究发展的过程,是无可厚非的。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史实、事实、考古和科学 越来越证明“非洲起源”论的无可非议当然是好事,说明我们的研究是越来越向人类发展的真本靠拢;而实际的研究却变了味甚至正在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任凭想象亚洲(中国)或其它地方 的现代人类突然消亡不存在了,代之而来的是非洲考古出来的这些几万年或十几万年的人类的突然出现并替代了假设消亡的原始人类或原住人类,这是科学还是臆想?给这一谬论推波助澜的 分子遗传假说的最大谬误在于:首先肯定“人类起源于非洲”、“现代人类是从非洲走来”这两个准前题,然后来证明中国人、其它地方的人的基因与非洲人相似,就断言其它地方的人是从 非洲来的。同样的道理不是也可以断言非洲、欧洲的人是来自中华人种(黄种人)的吗?且从进化程度来看,中华人种不高不矮,智商最高,进化最为成熟。英国阿尔斯特大学名誉教授理查 德·林恩于1977年开始进入人种智商这一领域的研究,经过近三十年的不懈努力,在收集研究了130个国家的智商测试后,得出的研究结论是:中国人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他们拥有全世界最 高的智商,平均值为105,明显高于其他的人种。研究中脑容量也证实了这一点:东亚人的平均脑容量为1416cc,欧洲人的脑容量为1367cc,而撒哈拉地区的非洲人脑容量为1282cc。

关于文明发祥的问题。比喻说,人类文明发祥最早是“两河流域苏美尔人创造的文明”这一世界史教科书中基本认定了的观点,其实连提出这一观点的西方学者也承认创造两河流域最早文明 的苏美尔人是突然出现的,人种也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语言也与汉语相似。进而述之,古印度、古埃及文明的创造都具突发性,创造者的身份也明显地带有中华色彩。美洲、澳洲和海 洋岛屿中发现的一些古文明就更不要说了,这由至近代的所谓的土著人都还是中华人种所充分见证。

关于黄河长江谁是中华文明摇篮的问题。 比喻说“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一说在中国学术界是基本铁定的历史观,但随着近几十年来长江流域考古新发现直接形成了对这一观点的怀疑 冲击,如长江流域上万年以上水稻农耕文明遗址的相继发现,从根本上动摇了黄河流域中心论的观点。而历史上黄帝战胜末代炎帝和长江流域文明的最后捍卫者蚩尤后黄河文明逐渐成为6000 年来中华文明的正统,才使得央央中华上万几千年的伏羲、神农、炎帝时代的历史化为乌有成为神化,黄河流域一些早期文明由于还晚于了从长江流域迁徙于西亚东北非的早期糯民(种糯稻 的农耕人)建立的农耕文明,如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等等,由此也使得西方一些学者和国内的疑古派、媚外者借此谵诌中华民族及文明来自西亚中东北非的口实。

关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问题。比喻说,500年来“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的谎言流遍全球,而历史的真相表明,中华先祖于万多年前就从中华本土或陆桥或洋流赴美洲开拓,且大部众赴美 洲开拓的历史直到距今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期才停止,以后直到近代都有中华奇士陆续赴美一个时期互有来往。中国文物在美洲不断的发现,如墨西哥发现的“大齐田人之墓”的墓碑,是中 华战国时代的遗迹;在墨西哥发现的中华人模样的泥像和泥塑佛像数百尊,旁边还有以中国绳索贯串的古铜币数十枚;秘鲁北部喜太(Truillo)山洞中发现的祼体美女神铜像上,双手提着的铜 牌,两牌各铸“武当山”三汉字,字体介于隶楷之间;东晋的法显高僧和南齐的慧深和尚都到过美洲, 慧深著有《扶桑国记》;英国学者加文·孟席斯提出的郑和发现美洲早在西方引起关注 ……

关于汉字与英语的优劣。比喻说谈到汉字与英语等西方拼音文字的优劣时,由于近一百多年来西方中心论占主导地位和与之相配套的理论、教育使大多数人会毫不迟疑的说汉字太难不如英语 等西方字母文字容易学或先进。而事实是,无论拼音文字怎么发展,它的这种线性结构(结板性)、对新事务表达时必须创造新词(单词)的累积性(死质性、垃圾性)、表达事务时的繁冗 复杂性(语序、语法的冗余繁复)都表明了其天然的弱质和难学。中华汉字的前身由最早的几万到万几千年的图画符到八、九千年的早期抽象刻划文(包括早期甲骨文)到比较成熟的几千年 的陶文、甲骨文等积奠发展而来,最早的甲骨文出土是距今近9000年的河南舞阳贾湖遗址;而由中华古形象文字衍生出来的字母文字最早的历史只能上朔到距今3500年左右,其史源字母是由 中华互人(西方叫腓尼基人)所创,叫腓尼基字母;中华三千多年前殷商甲骨文已具有六书,即:象形、指示、形声、会意、假借、转注,西文与中华如此丰富、多功能的由几万年历史积淀 发展而来的语言文字相比何止相差千万里,但由于近代西方的崛起和全球殖民,才使得西方这一由中华象形文字在海外的变体——埃及圣书字、巴比伦楔形字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线型字母文字 反而流遍全球,成为强势语言,这其实也是人类文明文化发展的大倒退,线型拼音语言文字也是后来并延续到今天种族冲突、不同语言国家纷争不断的根源之一。

关于西方理论界定义的文明文化概念问题。另外,西方历史学者刻意区分文明与文化的概念,什么“文化(culture)”是一个属于石器时代范畴的概念,用于专指石器时代特别是新石器时代 包括金石并用时代的原始部落人类遗迹;而“文明(civilization)”是属于青铜时代范畴的概念,专指人类进入青铜时代以后的国家阶段。这种区分本身就极为荒谬:试想,人类的历史发 展基于基本的常识也是先有了基本的文明,然后才来有相应的基本的文化的产生和发展;你现在生硬的人为的规定石器时代的文明反倒不是文明是文化,而青铜器时代的文明才是所谓的“文 明”,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中华时间上远远早于其它文明的农耕文明排除在了“文明”之外,不管你中华考古发现出万年、万几千年的文明,那都不是“文明”,只是又多了个石器时代的“文 化”遗址而已。这种违背历史发展基本逻辑的史学研究也是造成我们对历史真本认识迷途的重要原因,必须加以拨乱反正。

                                                                                                                                                                 2014年11月22日编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