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泣鬼神——中华东渡扶桑辞!

他年人说,扶桑海蛇,呓语神话,无稽之谈。迂儒大家,随声附和,鹦鹉学舌。怎奈天道无情,历史真迹,昭昭在案。虽日华升沉,蟾宫圆缺,岁月流逝,乾坤沧桑,难遮昊天正气,苍璧黄琮,圭璋琥珑、獐牙凿齿,修蛇长弓,依然光被天地,浩然冲腾。

君不见尔来四万八千岁,《山海经》、《尚书》、《札记》、《诗经》、《史记》、《梁书》、《洞冥》,更兼甲骨契刻,金文徽铭,陶符崖刻,玉版书简,文物累累,典册盈盈,经天纬地,史书天成。还有那现实人生,民族民俗,活化石,载负多少历史信息!沉醉其间,剔梳爬钩,九载耕耘,一朝悟机,扶桑汤谷,大壑咸池,甘渊颓(?)羯,中华先人东渡,一幕幕,一桩桩,信灵流布,复位呈象,历历在目。

 且看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亚洲东北,白令陆桥,阿留申群岛,黑潮暖流,西风飘流,天国浮桥,洋涨洋落,海进海退,潮起潮跌,陆隐陆现,沧海桑田,一代代,一批批,一群群,迁徙流衍,开疆拓土,正是那美洲汤谷扶桑,日升天尽头处。中华人种,从此落叶生根,足迹踏遍太平洋东西南北中各陆。家在天国中华,枝蔓覆盖大洋海外,根思怀故,每每朝西拜祖,渴望灵魂返祖重踏家乡归真路。文物典章,悉尊祖制,又万千年后,遗传变异,翻新自立,成灿然文化,奇葩绽放,绚丽缤纷,独秀天下。

遥想阪泉涿鹿,炎黄蚩尤,旷日鏖战。黄帝称雄,四夷宾服,败者逃亡,迁渐美洲。舜征三苗,禹治洪水,武王伐纣,(攸?)侯统率殷民泛海东渡,举族迁居汤谷,再造故都殷地洹河安阳,谓此为家,传作“文塔”,代不失职,世济穷桑,相问:  “殷地安乎”?裔种绵衍,今唤作“殷福布”,还是“人方好”。 

尤其是,东夷民族,历象日月星辰七政,设坛台,昼测日,夜观星,察璇玑玉衡,制河洛,定八卦,建木中天,遂有无极太极八卦九章上古星图,造八月历、十月历、十八月历,日陨日升,五日联盟,开羲昊炎黄大衍,弥纶天地,指导苍生。

可笑那哥伦布,载黄金梦,自谓发现印度。从此后刀光剑影, 炮声轰轰,屠城焚烧,可怜土著文献典籍灰飞烟灭,只剩下断瓦颓墙,一片砂砾场。毕竟是英雄土著,临危不惧,挺起铁脊梁,顽 强拼杀,赢得生存,保住传统文化。五百年,纵然西方现代文明高场,又怎能掩饰累累白骨,斑斑血迹?天地造物,一视同仁,何以人自摧残,  相互杀戳?  千秋功罪,人道直曲,太极逆反,终当有悟。大道沧桑,人心净化,人类合和,同赴康庄,爱心施向何方?

 一九九一年五月得句,一九九二年四月修改
       韶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