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山文化映射出文明、民族、宗教源头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站长独白

文明探索

历史研究

文化版

新文明观

流波文集

昆仑视频

民族研究

海峡两岸

经济版

梅山文化映射出文明、民族、宗教源头
——摘自流波《皇皇中华》之第十四章
流波

梅山文化是长江流域绵延不断的古老文明的活化石,而长江流域古老文明的创造者从伏羲神糯时代的糯民到夷到百越、百濮众多“蛮族”生生不息,一脉相承。为什么长江流域及以南直到太 平洋、澳洲有如此众多的民族分布?讲清楚了这个问题,其实也就回答了梅山文化与众多民族的关系问题了。

  ◆伏羲神糯大九洲。今天西方学术界、日本学者共同认识到上古时候人类有一个共同的文明体系,有一种共同的语言,这语言,他们叫——埃斯特拉特语言。“埃斯特拉特”其实是日本语的读 音,即ョルバ,“ョル”就是夜,“バ”就是坝、场所、地方,联起来的意思就是夜晚、日落的地方,正是印欧语的“阿拉巴”、“欧罗巴”。同时,他们也注意到中华文明与美洲、澳洲、 地中海古文明的相通相似,由于“西方中心”论,他们当然不原意认为是你中华文明、古汉语是源头;而放到美洲、澳洲当然也不合适,因时间、考古上的证据薄弱;而地中海有古埃及文明 、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明,西方还认定苏美尔文明就是世界最早文明的发祥,心想,将中华文明拉入中东文明这个系统,中国人应该没什么说的了。但事实终归是事实,历史终归是历史,历 史的霪霾总会云开日出,中华并人类共同的史料、越来越多的考古证表明,这个人类的文明发祥之地只能是中华,是中华的长江流域。而无论“阿拉巴”、“欧罗巴”还是“埃斯特拉特”, 其实正是古长江流域糯民对西方太阳落山之地并引伸为夜晚的古读。而中华古史论述的神糯前的大九洲时代,就是伏羲神糯时代糯民创造的全球文明文化大一统时代,这个文明文化大统一的 形成发展承载人类历史约万年之久,而这个文明文化的主体力量就是以期长江流域为主体的糯民部众。

  ◆四方夷概念的逐步形成。到了神糯时代晚期,进入炎帝时期,这时社会开始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型,到黄帝部族势力的壮大,入主中央传承帝系,炎帝势力进一步削弱,部族部分向海外 迁移,长江流域本部和从北方退回的部众开始分化,逐步由糯变夷,边缘地方的糯由于地理环境变化,如迁至西北一带的糯民逐步游牧化;夷的进一步分化,黄帝中央帝系进一步打压,历史 上的几次流放“四凶”,形成了“东夷、南蛮、西戎、并狄”概念;长江流域及以南是传统的水稻农糯区域,糯夷甚众、部族甚众,分化成百越、百濮;今天长江流域不少少数民族说他们的 祖先是从北方过来的,说的就是炎帝势力失败于黄帝部族后大部从北方退回这一历史事件,如苗族、瑶族都是这么记忆的。

  长江流域及以南的众多同源部族在奇山异水间的异化分支的过程正是梅山文化神奇多彩的源码。时光到了中华历史的汉代以后尤其是宋元,湘中一带成为苗蛮瑶獠抵抗中央政权的主要场所, 使这黄帝家族源头的“芈姓熊氏”之地“芈山”因历史的因素定格在了湘中一带——梅山。我们今天看到的梅山文化的核心地带,如新化、安化等地的苗、瑶民族在中央政权的进攻中向周边 撤退迁徙,现住民大多是汉代以来特别是宋朝开梅时从江浙、江西等地迁来的民众,部分留下的苗、瑶兄弟也只得改族换姓,这就是今天梅山中心区域新化、安化一带反而没有瑶、苗等所谓 的“少数民族”的原因。

  ◆世界梯田之祖——新化紫鹊界梯田。新化紫鹊界梯田开发的历史可追溯到先秦,秦汉之际已初出规模,紫鹊界随处是供劳作时休息的茶亭,连海拔最高的风车巷绝顶也建有茶亭,足见当时紫 鹊界梯田开发的繁荣兴旺景象。在紫鹊界一带,至今留有许多瑶民生活的遗迹,如瑶人冲、瑶人凼、瑶人峒、瑶人屋场等地名,在山中仍可找到与世隔绝的瑶人石屋遗址。先民们向周边向南 退却迁徙的同时又将梯田农耕文明传播:云南有哈尼梯田、广西有龙胜梯田、菲律宾有巴纳韦高水稻梯田、印度尼西亚有巴离岛梯田等等,充分体现了这些民族之间相通相承的关联。

  ◆汉族少民本同根。这样分析下来,你就知道,今天的所谓汉族、少数民族其实是怎么一回事,都是同胞兄弟,用浅显的话说譬如一家的孩子,一个到城市去了,发展壮大,讲了普通话;几个 还在老家,守望着老的习惯,讲着不断分化了的土话,这是这样。由此说来,梅山文化的许多内涵与长江流域及以南并中南、印度半岛甚至于海洋中的广大众多所谓的“少数民族”、“土著 民族”的文化内涵是相通相同的,不同的是,它又吸收了众多迁徙而来的汉族文化。梅山文化以长江流域流域文明文化的发展为基奠,又不断吸取新的文明和文化,所以说梅山文化是巫糯( 傩)文化、是水稻糯(农)耕文化、是炎黄文化、是荆楚文化、是湖湘文化,是长江文明、中华文明并人类文明文化的活化石。

  ◆世界各种宗教的源头在中华。我们今天只知道几大宗教,如道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殊不知这些教派的源头其实都在亚洲、在中国、在长江流域。而梅山文化的原始宗教包含了人 类原始崇拜的诸多基因,是人类早期万物有灵、多神崇拜、天地祖先崇拜的合理发展,从中可窥见人类从原始崇拜到原始宗教到教派宗教的形成的轨迹。我们现在只知道西方传教士到世界各 地的传教,但人类历史上基本宗教的形成、传播早在黄帝时代的颛顼时期就形成,谓“高阳氏八才子”到世界各地“总揆百事”,颛顼帝后来成为西方耶稣的原型,帝喾成为西方“上帝”的 原型,八才俊之一的“叔得”成为基督的原型,尨降成为伊斯兰教莫罕默德的原型;尧舜时代“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奠定后来世界各宗教教义、社会伦理的基础。正如长江流域文明 文化是中华并世界文明文化的源头基石一样,人类宗教的源头、基石同样是长江流域上万年来的原始崇拜、原始宗教。而梅山教见证人类早期原始崇拜到原始巫傩教到颛顼教到五教并分离出 世界各种教义教派各大宗教的过程,又反过来融巫、道、佛、儒于一体,是宗教发祥发展的活化石。

附:

文明发祥判断三要素

质责疑古派反思西方中心论历史命题

人类文明的母亲河——长江

新文明文化史观

人类文明最早的流变路线图

文明传播中转站

流波谈新文明文化史观及其创建心路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