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站长独白

文明探索

历史研究

文化版

新文明观

流波文集

昆仑视频

民族研究

海峡两岸

流波文史

 

流波强力批驳DNA“人类走出非洲路线图”

流波

在驳斥这个路线图前,我先简述一下我对人类起源的基本认识,与大家共勉。虽然对人类起源的认识、探讨,伴随着人类文明文化的发展历程,如“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上帝造人”、“亚当夏娃”等等,这是人类早期在这方面的认识探讨;但真正将这一认识、探讨提高到专业研究的应当伴随着考古学的兴起而形成,由此,人类进入探索自己来源的新阶段。由于起初的考古工作者多为西欧人,在欧洲也发现了早期人类化石,于是自然地提出了人类起源于欧洲的观点;后来在埃及开罗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距今3500万年前的灵长类法尤姆猿,开启了非洲起源论;而亚洲爪哇人、北京人的发现,震撼世界,进入人类起源亚洲阶段;又随着非洲南猿的系列发现,人类起源的观点又倾向于非洲,这是以灵长类、化石的观念探讨人类起源的历史概况。下面,我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认为,今天对人类起源的探讨,着重两个方面,一是谈灵长类,谈化石;二是谈上个世纪兴起的从线粒体、染色体研究人类起源的问题。谈灵长类、谈人类化石,就必须谈猿下到树下来的地理变化。在更好的理论突破之前,一些人想否定达尔文物种进化论、恩格斯关于猿进化为人的劳动进化论的观点是没有太多道理的。“科学论证猿进化成 (为)人的过程大概发生在几百万年前,那么地球上在几百万年的时候,什么地方地理环境的变化促使猿不得不从树上下来到地上生活,从而逐步进化成(为)人的呢?能引起这样的地理大变化的地方不在非洲、欧洲、美洲、澳洲,唯一的地方就是昆雅(亚洲)大陆的青藏高原。四五千万年前印度板块冲击昆陆(亚欧)大板块,地带隆起,地质上叫‘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形成南面高不可攀的喜马拉雅山、西面高寒冷峻的帕米尔高原、西北沙漠荒丘的地理格局。由于这种地理巨变,使得古猿生活区域的森林逐步减少,猿从树上下到地来,开始了前后肢 ‘手’与‘脚’的分工;随着地理、气候的进一步恶化,古猿不得不向周边森林地带分散转移,这就是后来以长江黄河流域、云贵高原为主体,放射到东南亚、印巴次大陆进而到非洲、欧洲等地从千万年前到几百万年前古猿集中的缘由。而东非、北非等地带由于地理、气候、森林非常适宜人猿的生活,故南猿形成系统。说人类起源于非洲、亚洲甚至还有欧洲,其实都是割裂开了古猿向人类进化的结果是由于年轻的青藏高原的‘逐步长高’而改变其周边环境促使古猿逐步向东南长江黄河流域、东南亚、印巴次大陆转移并延伸到东北非甚至欧洲这样一个整体链接反应的过程。”(流波就《源》一书的出版答记者问)就灵长类和人类化石材料方面,“从上个世纪以来中华大地上一系列考古的新发现,如灵长类,有在湖南衡东发现的距今5500万年的亚洲德氏猴、有在江苏上黄水母山发现的距今4500万年的‘中华曙猿’、有在山西垣曲发现的距今4000万年的‘世纪曙猿’,这些灵长类在中华大地上的相继发现,在时间上远远超出了非洲起源论相应的灵长类方面的考古化石证据。而中华仅滇中高原、长江流域所发现的人类早期化石材料就形成丰富的宝库,基本系列为:距今1500万年的开远古猿、距今800万年的禄丰古猿、间于800万年至400万年间的保山古猿、距今400万年的蝴蝶人、距今270万年的东方人、距今250万年的建始人、距今200万年的巫山人再到距今180万年的元谋人及其以后的各个时代的古人类化石连绵不绝。这种连续、有序的人猿进化链的形成在此独一无二,在世界上其他地区包括非洲难望项背,无法迄及,充分显示了人类起源地的独有特征。”(流波就《源》一书的出版答记者问

林河图注

在灵长类起源方面,非洲起源论是绝对处于下风了。但西方学者有办法,又提出了现代人类的概念,又搞出了DNA研究支持现代人来源于非洲的假说,说在十几万年或几万年前,非洲大陆的人类走来替代了其它大陆的古人类。

“较早提出现代人非洲起源说的是美国学者,他们在1987年分别带领两个实验室通过检测细胞线粒体内的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发现,现代人祖先可追溯到大约15万年前非洲的一个女人‘夏娃’,说‘夏娃’的后裔开始由非洲大陆向世界其他各洲迁移。至于其他各洲的原始人类哪里去了呢?有一些科学家就推断其它大陆的原始人类被冰川严寒全部自然消灭了,也有一些科学家推断他们全被夏娃的后裔征服并取代了。并推测说这个‘夏娃’的后裔来到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在5-6万年前,他们来到中国定居下来,生息繁衍,并取代了原来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原始人。我初次看到上面这些堂而皇之的‘科学结论’时,我就在想,科学研究能是这样‘研究’的吗?一个科学的假设,其实也是建立在科学的事实和逻辑基础上的,否则这样的假设就永远只是假设而已……你假设说其它古陆的古人类都因冰纪期的到来都死了,也必须假设人类在这个时期都定格不能活动了不会迁移了?只能在原地被冻死灭绝?否则的话人类这时就是从相对寒冷的地方向能更好生存的地方转移,非洲大陆的现在人类不正是这个时期从更大更古老的古陆亚洲迁徙而来这样的逻辑推理更有说服力的了吗?再说,地球的冰纪期,也只是南北两极的冰盖加大,海水骤减,一些海底肥沃的土地反倒裸露出来,植被生长,食草动物来了,肉食动物尾追而来,人类寻找新的机缘也更加活跃起来,中华人种正是这个时候向美洲、澳洲进发的。如果其它古陆的人类都死光了,则动物植物呢?由此看来,假设其它古陆的古人类都死了,现代人类是从非洲走来完全是一种不讲科学、不讲事实的甚至于没有基本逻辑的独断推论,从内在表象都不值一驳,更别说考古的证据了。看看中华大地考古发现的50万年内的人类进化链:距今50万年的北京人——距今35万年的南京汤山人——(早期智人)距今28万年的金牛山人——距今25万年的和县人——距今24万年的桐梓人——距今20万年的大荔人——距今15万年的长阳人——距今14万年的奉节人——距今13万年的马坝人——距今12万年的丁村人——距今10万年的许家窑人(另有丽江人、周口店附近的新洞人)——距今8万年前的官渡人(晚期智人)——距今7万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距今5万年的西畴人(另有:昆明人)——距今4万年的周口店附近的田园洞人——距今32万年的左镇人——距今2万年的资阳人——距今1.8万年的山顶洞人——距今1.4万年前的河梁人——距今1.2万年的兴义人——距今1万年的东胡林人,等等等等,化石证据绵延不绝,证据凿凿。考古事实也印证了澳洲、美洲的古人类也正是从亚洲走来、从中华走来,也为近代西方白民殖民前的美洲、澳洲人种是黄种所验证;同时也为在欧洲所发现的人类迄今最古老的木乃伊——5300年前的奥茨冰人是中华黄种所验证。关于人种或某个族群或特定人群的DNA复杂的问题,并不是其是否古老的论据,只能说明这个人种或族群或特定的人群有过比较复杂的融合;相反,一些古老的族群因其历史上保持相对独立的发展,少有受到其它人种或人群的婚融,其DNA反显纯正。”(流波就《源》一书的出版答记者问)下面驳斥西方学者自以为得意的 “染色体人类走出非洲路线图”

西方学者绘制的现代人类走出非洲路线图

对这个所谓的路线图,我想指出其不少不合逻辑的地方:

1、人类生存、生活必然留下痕迹,DNA研究人类起源的结论,从理论上讲必然与相应的人类考古化石、遗迹基本吻合;如果在人类迁徙的路径上,得不到这方面的相应证据,很大程度说明DNA研究本身有大问题或反应研究者研究的方向性错误。这个迁徙图大胆表达了在四、五万年前,古非洲人横穿曼德海峡从也门登陆,大部分又乘风破浪走向印度洋,然后相机去了南亚、澳洲、东南亚、东亚、澳洲、美洲;好象几万年前的古人已经有了先进的海船和航海技术,所以才故意不走陆地要走海洋,这种路线正如他们自己研究出来与实际发现的人类活动的化石、遗迹基本不符。“根据线粒体DNAY染色体分析的结果,最早的人类迁移路径是从非洲到澳大利亚,但遗憾的是,在这条线路上,考古学家一直未能发现实物证据。”(《科学家全球采集DNA样本追踪人类迁徙路线》)如果人类首先从非洲走出先到了澳洲,则澳洲必然是人类活动极为重要和频繁的场所,然考古证明,澳洲却正是人类遗存、人类活动最少的洲。中华黄种南线从长江流域经中南半岛、伊朗高原或北线由西伯利亚到西亚再分叉到非洲、欧洲和从白令海峡到美洲及走向东南亚的黄种再渡小节海(当时是大理冰期,水平面比今天平均低了近200米)到澳洲,基本可以由已发现的人类化石和新旧石器时代遗址所佐证。所以,DNA研究如果脱离了实际的考古所得出的结论可能不正确甚至于是荒谬的;而如果还带着“西方中心论”的“阳谋”进行“霸道研究”,就是搞乱人类起源研究方向而离人类起源真相越来越远了。

2、自有了DNA研究人类起源以来,实际研究的结果是五花八门,莫衷一是,相差悬殊或完全矛盾。自1987年这个假说提出后,许多遗传学家们做了研究,有的结果支持这一假说,有的不支持。研究结果也得出了不同年代的现代人类起源的所谓“数据”:有的是10万年前,有的是20万年前,有的是29万年前,有的是80万年前。英国学者通过DNA研究宣布,人类的第一个女性祖先于14.3万年前在非洲,而第一位男性祖先于5.9万年前,比女性晚8万年。一会儿西方的这个研究组在他们自诩权威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说人类从二十几万年前走出非洲,过半年一载又有另一科学家理直气壮在杂志上发表说人类从十几万年前走出非洲,这边还没发表几天新的“成果”说人类是五、六万年走出非洲……想一想这样的研究到底是“科学”研究还是“随意”研究?总之就是霸王学说:从非洲走来!

3、说人类从非洲走向其它洲,但非洲黑人在十几万年或几万年前真的在今天所说的非洲大陆吗?如果连在不在今天所说的非洲大陆都没肯定下来,则臆想出来的人类迁徙路线或所谓的基因树就可能本目倒置、根梢颠倒或紊乱甚至压根儿就不存在。非洲最早文明的古埃及人,是黄种人而不是黑人或白人;同样,西亚两河流域的最早文明创造者苏美尔人也不是黑人或白人,也是黄种人。而现代人类从中华长江流域扩散开来再漫步世界将被越来越多的人类化石考古、人类活动遗存发现所证实。结合中华古史综合研究,非洲的黑人和欧洲的白人大约是距今4000年左右的尧舜时代分别从中华的南部沿海和西北因“流放四凶”即:“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而来,白民从中华西北到西亚成为阿拉伯人,再西去成为欧罗巴人。因此说,西方学者臆造出来的这些“科学”结论和“迁徙路线图”基本就是“摆乌龙”和“莫须有”。

4、自从“假设”现代人类走出非洲到“理直气壮”推测中国等亚欧大陆的原住古人类被走来的非洲人“取代”,衍生出许多 “强行规定”其它陆地的人或“自然消失”或因“冰期冻死”或因其它因素总之就是“被”消失了……但这种因争夺文明文化话语权而死扣“人类非洲起源论”做文章的西方学者自己有时也感觉不好意思再这样做所谓的“科学论证”了,于是这种“非洲人走来直接取代了其它洲的人” 的论调有所收敛,尝试着推出这个理论的“改良版本”、“非洲人走来与其它大陆人相互交融”说,如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生物学家坦普莱顿《一次次走出非洲》发表在200238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以及他发表于美国《2005体制人类学年鉴》上的最新研究成果,坦普莱顿表示自己的新发现将推翻最近20年国际上广为流行的“非洲古人类走出后便取代了欧亚的原住民”的观点,说非洲古人曾三次走出非洲,最早的一次距今190万年;坦普莱顿通过基因分析发现走出非洲的直立人与当地人群之间是杂交而不是以前说的毁灭性的完全替代,是有着无所不在的基因交流。印度理工学院的维纳雅克埃斯瓦兰(Vinayak Eswaran)提出,早期人类走出非洲后,与其他地区的古人类进行交配、繁殖后代,因此在现代人类的基因组中,80%都受到了这种交配的影响。又有西方的一些学者通过一系列的数学计算得出:现在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65亿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就生活在几千年前,确切地说是生活在几千年前的东亚一带,甚至是中国。所以我在《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的第一章“人类从中华走来”中明确表白:“像西方这种‘西皮式’的研究方法,无论其发表在他们认为是多么权威性的刊物或验证为是多么‘合理’的成果,无论它是有利于证明人类起源于中华还是相反,我们都只能是作为了解参考信息;只有那些确实有一定推理、思考价值的结论,我们才予以考虑作为我们推理的根据。”

5、破除“西方中心论”导致的方向性研究错误,这个图正好反应了中华人种向全球的扩散……人类由今天向历史推回去300多年,人类还基本是中华黄种占据亚洲的大部、美洲、澳洲的全部和海洋的大部;4000年前,非洲、欧洲还是中华人种,而黑种、白种还在中华沿海和西北的森林中茹毛饮血。二十多年前发现的距今5300年的奥茨冰人就是中华黄种巫师酋长,西方学者想反驳吗?愿意公布让我们来直接研究这具古尸么?

奥茨冰人——5300年前欧洲大陆的中华巫师酋长

由此说,所谓的DNA支持非洲起源论,首先就是先臆想好了所想要证明的“结果”,然后再千方百计往“结果”上靠,结果还是漏洞百出。当然,DNA研究本身是无所谓对错的,只要操作正常,只要不带霸权色彩(为抢夺文明文化话语权而不惜搞乱研究),在考古的基本上进行综合研究是能事半功倍的。这个图的主要错误和矛盾在于从非洲向亚洲的迁徙,而实际是中华黄种从中华南线、北线汇集西亚和地中海周边;露出马脚更尴尬的就是还得出什么“首先是迁徙到澳洲”这样的大破绽。欧洲人当然不愿意看到中国是人类起源、人类文明的源头这样的实际真相,“无条件”乱推“非洲起源论”,无非就是想通过研究的“主动”带来掌控文明文化话语权的“主动”。而中国的大部分学者自改革开放后又促长了近代以来形成的学术崇洋媚外的心里。当美国人推出DNA研究鼓噪时,“现代人类从非洲走来”又成为今天似乎是大家都已认可的共识了;只是面对中华实实在在的考古发现,如吴新智等学者还是勉强喊出了微弱的不同声音,这就是今天国内外在这一课题下的现实背景。这幅图当然要达到回避人类从中华长江流域走向西亚、中东再分去非洲、欧洲的真相,而从中华去美洲、澳洲的线路也要绘成大多经过海洋而迁徙去,显然也是为了回避亚洲主体的中华,相对正确一点的是从西亚去欧洲的路线。去年已故的林河先生曾拂出这个图表面的阴霾,改制此图以正名:

林河图注

6、再进一步看看西方这些所谓的科学家在DNA方面困惑后的“科学”思路:因有科学家认为“基因研究的可靠性存在争议,例如科学家们通常只关注占线粒体DNA序列7%的‘控制区’,其他区域的变异情况被忽略了”(现代人类起源:一场化石与基因的较量》),于是思考“从更多的地方采集更多的DNA。为了得到支持遗传分析的证据,科学家开始把目光瞄向与人类相伴而生的生物:细菌、病毒甚至虱子,他们希望能从这些生物的基因中,发现人类迁移的痕迹。”(《线粒体DNAY染色体已成为科学家研究人类起源的重要工具》)果然,他们“DNA 虱子又得出了符合他们的证据:“德国科学家马克·斯多克在去年发现,可以对两种虱子的DNA进行比较,从而计算出体虱何时从头虱进化而来——因为DNA的进化速度是有规则的。最后,他跟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考古研究所的同事得出结论:这个虱子进化的分岔点最早发生在11.4万年前。由于新种类虱子的进化是因为有新宿主的出现,因此可以推断,人类祖先就是在那个时候褪掉了体毛、穿上了衣服以蔽体保暖”。(《DNA研究人类起源有新发现》)而事实上,人类后来毛发的脱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食盐的缘故。西方的这种“伪科学”思路下的DNA研究,还不知道要“折腾”出多少可悲可笑的结论,而唯西方马首是瞻的中国学者又将是怎样的去迎合盲崇,人类起源的命题还将怎样的“风雨飘摇”,我心烦忧。

林河图注

7、这一学说的最大谬误还在于:首先肯定“人类起源于非洲”、“现代人类是从非洲走来”这两个准前题,然后来证明中国人、其它地方的人的基因与非洲相似,就断言其它地方的人是非洲来的了,并推断那位非洲夏娃到亚洲的后代来到中国并替代原住民的时间是在大约4—6万年前。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一些崇洋科研机构、学者加入了这一不和谐的宣嚣,充当这一谬论的急先锋。还有的本身就是拿西方基金会的钱替西方研究相应的满意的结论等。正如正义人士揭露的,搞转基因的是美国孟山都培养的、搞经济的是美国福特基金培养的、搞生物的是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培养的,等等。难怪复旦大学搞DNA为“人类走出非洲”起劲“试验”并“鼓噪”出中国人是从非洲来的不少“证据”,主持这项工作的金力先生也曾教职于美国得克萨斯大学。

8、西方一些学者之所以肆意炒作“人类起源非洲论”还有一个骨子里的历史原因,就是对曾经的“欧洲起源论”的彻底绝望,当然就更不愿意承认中国人类起源和文明起源的事实。但人类起源的真象必将随着考古的不断发现、对伪科学的揭穿而让步给求真务实的科学——还原人类起源于中华的历史真本!

                                                                  2011-2-17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