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文章页

主席纪念馆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中华三古族——匈奴、突厥、蒙古族

——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

第五章 中华及世界族群渊源谈

 

    糯民后来逐步演化分支成中华和全世界众多族群,糯民的血液浸透着人类族群演变的历史,其中让西方有深刻记忆的中华糯民三古族就有——匈奴、突厥、蒙古族。这三大民族都是糯民迁转到长江以北后发展起来的游牧萨满民族,是黄帝战胜末代神糯(农)炎帝后部分族群向北向西随地理变化而游牧化的结果。匈奴后期与白民有了少量的混血。突厥、蒙古族又是由匈奴演变分化而来,突厥部分与扩散在中亚西亚草原上的白民在人种上有同化现象,而蒙古族则基本保持中华黄种模样。三大民族都信仰昆仑神和月亮崇拜,其首领都称可汗、单于,都是黄帝轩辕的后裔。黄帝又称大可汗天鼋。匈奴、突厥、蒙古并中亚、西亚及欧洲、非洲早期首领称可汗的部族、方国者无一不是黄帝轩辕族的后裔。在上万年前,地球上还没有形成其他文明力量,糯民们从长江流域向地球的各个地方演化分支,将“糯”的文明传播全球而少受人为因素的影响;到了黄帝战胜神糯炎帝逐步向父系社会过渡的过程中,特别是中华夏商周三代以来,民族部落的迁居扩散则多半需要靠一定的军事手段来实现了。匈奴、突厥、蒙古三族都是在与中原政权周旋下成长起来,又向地球的其他地方猛烈进击,从而给同时代的世界造成强大的破坏与震荡。匈奴在当时强大的汉政权的打击下只得西退,执“上帝之鞭”一路向西扫荡过去,从东到西形成连锁反应,造成“大近代”历史上少有的族群迁徙运动,犹如多米诺骨牌直捣罗马,在欧洲建立起大匈奴帝国。突厥同样也在与相应时代强大无比的唐朝政权的较量失败后西退,虽然再没了其前辈匈奴的威风,但其特别的意义在于,突厥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终成大业——建立起地跨亚欧非的大帝国,切断中西陆上丝绸之路,引起欧洲封建主的恐慌,不得不寻求从海上到达中华之路,结果“发现”了美洲大陆,从而给 中华印第安人带来灭顶之灾。蒙古族比起前两者来是幸运的,当时的中华正处于混乱没有形成强大中原政权之时,从而造就了三大游牧族中入主了中原政权又给亚欧大陆带来极大震荡的中华游牧族。

● 匈奴

    “匈奴”是糯民发展到北方后演变成游牧民族的主族群,在西北昆仑一带形成气候,故把昆仑提高到神来崇拜,“匈奴”实为“昆仑”之变音。《山海经·大荒东经》卷十四载:“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这段记载表明,匈奴与黄帝杀蚩尤和夸父有着密切的关联:黄帝时代,匈奴已成为黄帝战胜蚩尤和夸父的一支重要力量。黄帝势力入主中央帝后黄帝系被神化为生化万物的盘古“混沌”神——昆仑神。“匈奴”其后也就演变成“上帝之子”,是为黄帝后裔。《史记·匈奴列传》开篇即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这告诉我们,在尧舜以前,北方一带的白狄匈奴族系山戎、猃狁、荤粥等萨姆游牧族。“匈奴”二字急读“胡”,王国维考证,“胡”一词在匈奴人心目中即“天之骄子”,《汉书·匈奴传》记述匈奴单于致汉帝的书信中就自称“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匈奴”也与历史人物“昆夷”、“昆吾”有关,与“昆仑”、“喀喇”、“混沌”等相关联。另一条与匈奴相关的重要线索就是,司马迁据《左传》编入《史记·五帝本纪》中谓:“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天下恶之,比之三凶。”《集解》引贾逵曰:“缙云氏,姜姓也,炎帝之苗裔,当黄帝时任缙云之官也。”《正义》:“今括州缙云县,盖其所封也。字书云缙,赤缯也。”又:“谓三苗也。言贪饮食,冒货贿,故谓之饕餮。”综合这些信史分析,缙云氏时的炎帝部族被黄帝势力作为“三凶”流放“三危”,如此形成游牧族,从后来游牧北狄部族名称看,就是后来的猃狁,这也揭示了北狄、匈奴、胡人等中华流放族成为后来的游牧族的历史源流。

    殷周时代,北方的鬼方、荤粥、猃狁等匈奴胡族更加活跃,秦汉之际强盛起来,统治大漠南北,建立奴隶制军事政权,匈奴概念得以明晰确定。公元前200年暨汉高祖七年,匈奴大败汉军于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迫使刘邦缔结和亲之约。汉武帝即位后对匈奴进行长期的全面反攻,使匈奴受到毁灭性打击;西汉末期,匈奴发生了分裂,南匈奴归顺,流窜到中亚的北匈奴郅支单于也被汉将陈汤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为理由追剿。东汉初,匈奴势力又有所抬头,在反中央政权上发生意见分歧再次分裂,南匈奴归顺汉朝,北匈奴则坚持与汉为敌,经常发动对南匈奴和汉人的掠夺。东汉于公元73、89、91年向北匈奴发动进攻,夺取了伊吾(今新疆哈密),一直追击到燕然山(今外蒙古杭爱山)、金微山(今阿尔泰山),东汉对北匈奴的战争取得了全面胜利,匈奴已无法在漠北蒙古高原立足,开始向西战略退却。公元91年,北单于率残部西逃至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国。公元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今新疆哈密),杀死汉将索班。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今新疆吐鲁番一带),班勇于公元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局势得以稳定。公元137年斐岑于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今新疆巴里坤),公元151年,司马达率军出击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北匈奴新的呼衍王率北匈奴向西撤退,拉开了第二次西退序幕。公元160年左右,匈奴来到了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公元290年左右,匈奴出现在顿河以东,征服阿兰国,杀死阿兰国王,西退匈奴元气得以恢复。公元374年,匈奴在大单于巴兰姆伯尔的率领下,渡过顿河,向东哥特人发动进攻,东哥特人逃到西哥特,匈奴尾随其后,追击哥特人。西哥特人在德涅斯特河(流经今天的乌克兰和摩尔多瓦)摆下军阵准备迎击匈奴,匈奴人却趁夜色从德涅斯特河上游渡河从背后抄袭西哥特军阵,西哥特人惨败,逃窜至多瑙河进入罗马帝国境内。由于罗马帝国对哥特人残酷的压榨,逼迫哥特人起兵反叛。公元378年,罗马帝国皇帝瓦连斯亲征哥特人,结果被哥特人杀死,罗马帝国遭受沉重打击。而此时匈奴人占据南俄罗斯草原休养生息,更加强盛起来,分三支西进:一支渡多瑙河,与哥特人一起进击罗马帝国;一支于公元384年进攻美索不达米亚,攻占爱德沙城;还有一支于396年侵入了萨珊波斯帝国。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罗马,匈奴此时正处于乌尔丁大单于的统治。公元400年,匈奴向西大规模入侵,夺取了整个多瑙河盆地,并一度攻入了意大利,这一事件的连锁反应就是逼迫多瑙河流域的各部族为躲避匈奴人,只得向西罗马腹地进军。公元408年,乌尔丁大单于在进攻东罗马帝国时战死沙场。公元410年,西哥特人攻陷西罗马帝国首都罗马,而以匈牙利平原为统治中心的匈奴帝国,在奥克塔尔大单于时已基本建立起来。奥克塔尔死后,他的兄弟卢加继承了王位。卢加大单于在公元422年和426年两次率军蹂躏东罗马帝国的色雷斯和马其顿,逼迫东罗马帝国皇帝向匈奴帝国年贡350磅黄金,此后,东罗马帝国又被迫在边境向匈奴帝国开放互市。434年,卢加单于去世,他的两个侄儿阿提拉和布列达共同继承王位,各掌管一部分领土。两位单于即位不久,便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要求东罗马皇帝交出匈奴的叛逆,还要年贡翻番,由350磅黄金上涨到700磅黄金,东罗马皇帝受武力胁迫,只得答应。445年,布列达单于神秘遇刺身亡,阿提拉成为匈奴帝国唯一的大单于。阿提拉大单于把战争的矛头指向了北欧和东欧。在北欧和东欧,盎格鲁撒克逊人(中华史书记为三身人)为躲避匈奴人,逃亡到英伦三岛,而许多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部族战败,纷纷投降匈奴。在巩固了东方和北方后,阿提拉大单于在447年大举进攻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军队接连战败,匈奴的骑兵一直深入到达达尼尔海峡和希腊的温泉关,逼近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皇帝被迫求和,双方在448年签定和约,东罗马向匈奴支付赔款6000磅黄金,年贡也由700磅黄金涨到2100磅黄金。至此,匈奴帝国的疆域东到里海,南到阿尔卑斯山,西到莱茵河,北到北海,盛极一时。450年,阿提拉大单于在完成了对欧洲东、北、南的征服后,将矛头指向西罗马帝国。阿提拉集结了大批匈奴战士以及被征服民族的仆从军,渡过莱茵河,向西罗马的高卢(欧洲高丽族,今法国)发动进攻,势如破竹,最终匈奴军主力又围攻高卢重镇奥尔良。此时,面对共同的敌人,西罗马人和西哥特人暂时放下他们的争斗,组成联军来救援奥尔良。面对联军,阿提拉放弃了对奥尔良的围攻,开始机动迂回,寻机与敌决战。公元451年6月,匈奴大军与西罗马、西哥特联军在今天的巴黎市郊展开了大决战,西哥特国王战死,余部也撤离战场,而匈奴也损失惨重,无力再进攻,只得退回莱茵河,重新积聚力量。452年,阿提拉率匈奴主力翻过阿尔卑斯山攻入意大利,挥师直捣罗马城。西罗马皇帝万分惊恐,只得派罗马教皇利奥一世与匈奴人议和。匈奴军中突发瘟疫,而东罗马帝国的援军也快到达罗马城,因此,阿提拉便答应议和。453年,阿提拉大单于又娶了一名少女为妃,然而在新婚之夜,阿提拉却神秘地死在了婚床上。阿提拉死后,他的儿子们为争夺大单于之位,打起了内战。454年,东哥特、吉皮底人组成联军,在匈牙利打败了匈奴,从此,匈奴人被迫又退回到南俄罗斯草原。公元461年,阿提拉的一个儿子妄图重建匈奴帝国,发动了对多瑙河流域的东哥特人之战失败;公元468年,又发动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结果战死沙场,从此匈奴逐渐沉寂下去。匈奴从中国北方到中亚西亚乃至欧洲各地不断地征战、迁居,与当地居民混杂、通婚、融合,作为民族的匈奴在公元5世纪前后逐步消失,渐渐同化到其他民族的肌体中去了。

● 突厥

    突厥人是散落在西部、西北部、亚欧平原的匈奴人的后裔,崇尚狼图腾,在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发展起来。《周书·突厥传》载突厥人先祖与狼结合后,生下十男,十男长大后,各娶妻生子,各自为一姓,阿史那就是其一姓。公元5世纪中叶,突厥人成为柔然的种族奴隶,被迫迁居于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为柔然奴隶主锻铁,被称之为“锻奴”。公元6世纪中叶,突厥在西域崛起,阿史那土门率领部众,打败和合并了铁勒各部并向西魏示好。西魏为了拉拢突厥共同对付柔然,把公主嫁给土门。公元552年突厥和西魏一起夹攻柔然,柔然阿拉瑰可汗自杀,柔然败亡,突厥占领柔然故地,土门称可汗,建立突厥帝国。土门可汗不久去世,庞大帝国被他的儿子和弟弟继承,其子木杆可汗得到蒙古地区建立的东突厥汗国,其弟室密可汗继承了西域疆土,包括准噶尔、额尔齐斯河流域、伊犁河流域直到怛逻斯河流域的广袤地域,建立西突厥汗国。

    公元553~572年,东突厥开始迅速强大起来,公元560年前后,木杆打败契丹人,势力到达辽河西岸。公元581年,东突厥沙钵略可汗即位,西突厥达头可汗拒绝承认沙钵略可汗名义上的宗主地位,东西突厥正式分裂,并引发内战。达头联络辽西的契丹进攻东突厥。隋文帝支持东突厥沙钵略可汗一同对付达头。公元587~599年,东突厥内部纷争不断,隋文帝支持突利反叛失败,却承认突利的可汗地位并迎接突利在河套地区做隋的盟邦,使东突厥呈分裂状。公元600年东突厥实际可汗都蓝死,西突厥达头可汗再次企图统一突厥,并于公元601年进攻长安,公元602年进攻内蒙的突利。隋文帝策动西域各部落反叛达头,达头措手不及,西突厥迅速瓦解,达头逃往青海。东突厥政权落到了亲隋的突利可汗手中,隋文帝被尊为了突厥的保护者和“天可汗”。公元615年,东突厥始毕可汗叛乱,在雁门关大败隋军,隋炀帝本人几乎成了俘虏。618年隋朝覆灭,中原开始内战,东突厥实力急剧膨胀。624年,颉利可汗率突厥精锐骑兵打到长安附近,李世民力排众议,反对迁都,率部与突厥大军对峙,并以大智大勇力克颉利,东突厥败退乞和。626年,李世民即位,颉利可汗再次发动10万大军直抵长安城下。唐太宗命打开城门迎敌,并亲自率领小部骑兵沿着渭水向敌军背后扑去,又一次神奇地让颉利可汗及众首领不战而臣服。公元627年,为了继续削弱颉利可汗,唐太宗支持薛延陀部反叛。公元630年,唐朝李靖和李世绩率领唐军猛攻颉利,击溃其部落,颉利本人被俘。在随后的大约50年中,东突厥汗国臣属于中央政权。

    再略述西突厥史况。突厥帝国的缔造者土门可汗死后,其弟室密可汗继承了西部地区,称为西突厥汗国。这时波斯的萨珊王朝日趋强盛,对东罗马帝国造成很大威胁,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于公元568年与西突厥结成反对共同敌人萨珊波斯的牢固联盟,向波斯宣战,这一战争持续到公元591年。公元575年,室密可汗去世,达头可汗即位。公元576年,达头对君士坦丁堡与柔然的残部阿瓦尔人达成友好协定非常不满,作为对该条约的报复,他派突厥骑兵去攻打拜占庭在刻赤附近(黑海沿岸)的潘蒂卡派。公元581年,突厥又兵临刻赤城下,直到公元590年,他们才完全撤出该地区。西突厥于公元588~589年期间进入巴克特里亚(今阿富汗),完成了对兴都库什山以北的巴克特里亚的征服,西突厥汗国从哈密一直延伸到里海,以阿姆河南岸为界与波斯相邻。如此强大的西突厥,由于达头可汗妄图重新统一突厥,被隋文帝动用政治手腕,鼓动西域的铁勒族(回纥的祖先)叛乱,抄了达头的后路,公元603年达头逃往青海,西突厥立刻土崩瓦解。达头之孙射匮可汗只获得了塔什干附近一小块地盘。但射匮可汗以此为中心,又开始了统一西突厥的事业。公元611年,阿尔泰地区的薛延陀部归降于西突厥。公元611~618年间,射匮可汗统治着从阿尔泰山到里海和兴都库什山之间的地区,几乎恢复了西突厥全境。其弟统叶护可汗时进一步扩张势力,征服了叛乱的铁勒部,重新获得了对巴克特里亚的统治,并取得了对塔里木盆地部分地区的霸权。公元630年,唐策动葛逻禄部反叛并杀害了统叶护,西突厥分裂为葛逻禄部和咄陆部两部互相混战。公元642年,咄陆部可汗进攻唐朝在哈密地区的屯军而败,逃往巴克特里亚,唐朝获得了对西突厥汗国的宗主权。公元651年,咄陆部贺鲁可汗得到葛逻禄部的承认,恢复了西突厥汗国,发动了反叛中原宗主权的叛乱。唐和回纥突厥人(从前的铁勒部)结成联盟,唐高宗派遣大将苏定方直入准噶尔艾比湖击败贺鲁,在楚河流域再次击败贺鲁。公元657年,唐朝任命忠于中原王朝的突厥人阿史那弥射为咄陆部新可汗,公元659年,立另一位依附于唐朝的突厥人阿史那步真为葛逻禄部的可汗,西突厥臣服于唐,唐成为整个中亚地区的保护者。公元10世纪,伊斯兰教从阿拉伯传播到突厥部族,突厥族进入伊斯兰化时代,各个部族纷纷在《古兰经》面前宣誓皈依伊斯兰教,西突厥人开始西迁。公元13世纪,突厥后裔在奥斯曼领导下独立建国,史称奥斯曼土耳其。奥斯曼土耳其经过几十年扩张,占领了整个小亚细亚,又逐渐渗入欧洲的巴尔干半岛,并于1453年攻占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改圣索菲亚教堂为清真寺,至此,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又存在了近千年的东罗马帝国最终寿终正寝。土耳其继续扩张,到16世纪,它的疆域东起波斯湾,西至匈牙利,北抵高加索,南到非洲北部,控制着红海、黑海和地中海东部,成为地跨亚、非、欧三洲的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控制了陆地丝绸之路通往欧洲的隘口。正是在这样的前景下,哥伦布拿着西班牙王室致中国皇帝的国书从海上寻求到达中国之路,才有了后来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 蒙古

    来到北方的古糯民有的进入了大漠森林,形成北狄匈奴游牧族群,在西进的过程中白民也加入进来,如突厥、回鹘中就有不少散布在中亚、西亚草原上的匈奴后裔与白民人种混杂后的混血裔民。而大部向北亚东北亚的糯民却并没有受到人种的感染,今天的爱斯基摩人、蒙古族就是散布于中华西北、北极圈、东北区域的匈奴后裔,保持着黄帝以来的黄种古老血统,属中华东胡族系。而保持糯民农耕色彩的高丽(糯)即今朝鲜、大和(糯)即今日本民族从古到今还是水稻农耕民族。

    公元4世纪中叶,居住在潢水、老哈河流域一带的鲜卑人的一支,自称为“契丹”;居住于兴安岭以西(今呼伦贝尔地区)的鲜卑人的一支则称为“室韦”。蒙古部由室韦人的一支发展而来,唐时记载为“蒙兀室韦”。据《史集》记载,蒙古部最初只包括捏古斯和乞颜两个氏族,他们被突厥部落打败后只剩下了两男两女,逃到了额尔古涅昆(额尔古纳河畔山岭)一带居住下来,生息繁衍,大约经过了400多年的时间,部落逐渐兴盛起来,并产生了许多分支。公元8世纪,由于人口增长,为了更好地发展,不得不分支外迁,这时已分出了70个分支,被称为“迭儿勒勤蒙古”。在迁出的蒙古人当中,有一位很有声望的人,名叫孛儿帖赤那,以他为首的迭儿勒勤蒙古自称为“乞牙惕氏”(乞颜的复数)。“乞牙惕氏”人迁徙到了斡难河源头肯特山一带,由狩猎转为游牧。据《蒙古秘史》记载,孛儿帖赤那的十二世孙朵奔篾儿干死后,他的寡妻阿阑豁阿又生了三个儿子,传说这三个儿子是感光而生的“天子”,是从阿阑豁阿洁白的腰里出生的,因此他们的后裔被称为“尼伦蒙古”。在尼伦蒙古中,以孛端察儿为始祖的孛儿只斤氏就是成吉思汗的祖先。迭儿勒勤蒙古和尼伦蒙古,被统称为“也克蒙古”(大蒙古)。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蒙古语系部落:

    札刺亦儿:在辽代曾是强大的部落,有哲惕、脱忽刺温、朵龙吉几十个分支,游牧在斡难河流域。辽设札刺部节度使司统治他们,到12世纪时这个部落逐渐衰落。

    塔塔儿:游牧在贝尔湖周围,曾经十分强大,所以好多部落都以塔塔儿人自称。后为成吉思汗吞没。

    蔑儿乞:游牧在色楞格河流域,金末还十分强大,最后为成吉思汗所吞没。

    辽金时期,蒙古地区还有三个强大的部落:突厥语族的克烈、乃蛮和汪古。

    13世纪初,铁木真统一蒙古高原诸部,建立大蒙古帝国。战败的部落,如塔塔儿、克烈、乃蛮被瓜分到各千户。族属不同、社会发展不平衡、方言各异的各部在统一的汗权统治下,形成了具有共同地域、共同经济基础、共同语言和共同心理素质的民族共同体——蒙古族。

    铁木真经过数十年的征战,终于统一了蒙古草原,于公元1206年春在斡难河边举行即位仪式,号称成吉思汗,定国号为“也克·忙豁勒·兀鲁思”,即大蒙古国。

    成吉思汗立国后,颁布了一系列法典和制度,成了蒙古帝国的生活和法律准则,这就是著名的《札撒》。公元1207年,成吉思汗派长子术赤带领右翼军前往蒙古高原北部征服“森林中的百姓”,进入谦河上游(今叶尼塞河上游)时,斡亦剌惕部首领忽都合别乞久慕成吉思汗盛名,首先率众归附术赤大军,此后斡亦剌惕地区其他各部落相继臣服。术赤军队进入乞儿吉思部,乞儿吉思部的首领们带着金银女子和貂皮人参等贡品前来降服。公元1211~1218年,成吉思汗对西辽契丹人展开攻势,西辽灭亡。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病逝,由于蒙古汗国内部对谁继承汗位有异议,成吉思汗死后大约两年时间里,汗位无人继承,这段时间暂由托雷监国。公元1229年,托雷以大局为重,在克鲁伦河畔大会上宣读了成吉思汗遗嘱,窝阔台登上权力顶峰。窝阔台即位后,仍采取联宋攻金的策略,于公元1230年7月亲率大军攻打金朝。公元1234年,蒙古和南宋联军攻入蔡州城内(今河南汝阳)后,金朝皇帝完颜承麟死于乱军之中,金朝自此灭亡。公元1235年7月,窝阔台开始入侵南宋,遭遇南宋军民的奋力抵抗,蒙古军只得撤兵等待时机。公元1231~1237年,蒙古军队对高丽进行征伐,最后高丽王降。公元1248年,窝阔台的继承人贵由汗在西行途中暴卒,公元1251年,蒙古诸王及大将等会于阔帖兀阿阑之地,共推蒙哥为大汗,历史上称之为蒙古宪宗。公元1259年蒙哥汗死后,帝国陷入汗位之争,忽必烈与其弟阿里不哥展开激战,战事持续了四年,公元1264年春,走投无路的阿里不哥向忽必烈投降,战争告一段落。公元1271年,蒙古军队打垮南宋王朝,忽必烈昭告天下,定国号为“大元”。

    如果说匈奴、突厥都是在中原政权打击下被动向西退却形成西征奇观的话,则蒙古是第一个因为征服了中原政权主动向西方开拓的中华游牧族。公元1235年,窝阔台在和林召开大会,决议出兵远征欧洲。这次出征的军队比较特殊,诸王、万户、千户、百户、那颜的长子们都参加了这次远征,因而历史上称这次远征为“长子出征”。公元1237年秋,蒙哥和贵由率军出征俄罗斯,蒙古大军沿伏尔加河北上占领梁赞城。公元1238年初,蒙古军仅用5天时间攻克莫斯科,接着占领弗拉基米尔等十几座城。公元1240年,拔都率军攻陷基辅,基辅城的贵族王侯们逃往波兰,俄罗斯全部领土被蒙古军所占。公元1241年,蒙古大军兵分两路:拜答儿率北路军进攻波兰,拔都率南路军进攻匈牙利。拜答儿所率蒙古大军势如破竹,攻破桑多米尔、克剌克夫,洗劫克剌克夫城,进入西里西亚,进攻其首都伏罗斯拉夫。拜答儿蒙古军向匈牙利挺进,与拔都主力会合,一直打到西斯洛伐克。早在1219年,成吉思汗就曾率军远征花剌子模,征服花剌子模后,成吉思汗任命西辽人成帖木儿作为术赤的代表统治河中地区,并令诸子各留一部分军队受成帖木儿的指挥,但是由于蒙古人占少数,所以无法控制,秩序很混乱。而花剌子模国王札兰丁于公元1221年逃往印度后,由于追击札兰丁的蒙古军队不适应当地气候条件,于公元1223年撤回。公元1224年,逃脱后的札兰丁由印度回波斯,在各地诸侯的拥戴下,重建花剌子模国,重登王位,建都帖必力思。公元1229年,窝阔台即位后,派雪你惕部的绰尔马罕率三万军队征讨札兰丁,整顿波斯地区。公元1231年,札兰丁在波斯西部的山区被当地居民杀死,绰尔马罕的军队继续向伊拉克进军,由于不能适应当地气候,转向高加索以南地区,矛头指向阿美尼亚和小亚细亚。公元1240年,亚美尼亚国王拜见窝阔台,窝阔台汗命其仍旧统领其地。公元1241年绰尔马罕卒,拜住接位,继续实施对小亚细亚、叙利亚、伊拉克等地的进攻。蒙哥汗即位后,秉承成吉思汗遗志,派他的六弟旭烈兀进行第三次西征。公元1253年10月,旭烈兀率兵侵入伊朗西部,进抵两河流域,目标指向木剌夷国(今伊朗境内)。旭烈兀率军携带大批石弩和火器,一路克阿力麻里、撒马尔罕,到波斯碣石城,告谕西亚诸王协同消灭木剌夷。公元1256年,旭烈兀统帅蒙古大军渡过阿姆河,攻占木剌夷多处堡寨。公元1257年初,首领鲁克那丁被蒙古军队杀死,他的族人也都被处死,木剌夷被完全平定。公元1257年3月,驻守阿塞拜疆的拜住来到军中,旭烈兀偕同拜住等继续西征,直指黑衣大食首都巴格达。攻克巴格达后,旭烈兀大军继续西进,公元1259年9月进兵叙利亚,公元1260年4月,叙利亚首府大马士革被占领。此时,传来了蒙哥汗的死讯,旭烈兀只得留下怯的不花继续攻打巴勒斯坦诸地,自己率军班师回朝。怯的不花在攻打埃及时失败,蒙古大军的第三次西征至此结束。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