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文章页

祖韵梅山

流波


    “梅山”由“芈(Mi)山”音转而来,广义的“芈山”是指长江流域及以南广大地区;狭隘的梅山当以新化、安化、冷江、隆回为主体并向四周延伸的湘中地带。

一、皇皇始祖出梅山
    

炎帝、蚩尤、轩辕族均由神农氏族发展而来,都是古老伏羲氏族的后裔;神农氏是继伏羲时代后引领人类进入农耕文明的主要文明势力;神农时代是长江流域农耕文明向四周扩散并辗转到世界各地的重要时期,也是古史记录的伏羲神农全球大同大九洲时代。《绎史·黄帝纪》:“自神农以上有大九州,柱州,迎州,神州之等,黄帝以来,德不及远,惟于神州之内分为九州,黄帝受命,风后受图,割地布九州,置十二国。”《易·系辞》记:“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今湖南道县玉蟾岩农耕文明遗址向东北不远正是神龙“斫木为耜,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的“耒阳”(市),再向西南不远有《拾遗记》所载“神农时,有丹雀衔九穗禾,其坠地者帝乃拾之,以植于田,食者老而不死。”的“嘉禾”(县),都印证了古史记载的正确。《白虎通义》记:“古之人民皆食禽兽之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耒耜,教民农耕。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氏。”《淮南子·修务训》记:“古者民茹草饮水,采草木之实,食螺蚌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从此,在中华大地上,许多以狩猎和采集为主要谋生手段的氏族先后转向以农耕为主要生产方式,引领人类步入文明阶段。

    炎帝、蚩尤部族以牛为图腾,是以长江流域为中心发展开来的主体文明势力,当时势力已覆盖中华本土及海外文明地域。《帝王世纪》曰:“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这个姜水,历史上发生误会,以为是西北一带的小河姜水,其实,“姜”者,“江”也,“姜水”,“江水”也,今长江。《帝系谱》曰:“神农牛首”,这与蚩尤的牛首牛蹄并有尖利的牛角图腾形象是一致的。《春秋繁露·求雨》:“夏求雨......其神尤,祭之以赤雄雞七,玄酒,具清酒、膊脯。”南朝梁人任昉《述异记》记述:涿鹿在冀州,有蚩尤神,俗云人身牛蹄,四目六手......秦汉间说,蚩尤氏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抵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抵戏,盖其遗制也。这些记录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显然说明了2000年来民间的蚩尤神、蚩尤戏在大江南北一直普遍流行,而梅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蚩尤文明文化的保留遗存。

    《方舆览胜》中记载的黄帝登“熊湘”之地,当为长江中游广大地区,其“熊湘”之山当为今天湘中的大熊山;这一带即是蚩尤势力的老巢,也是轩辕家族的发源地。当神农炎帝晚期,轩辕族强大起来,但蚩尤族做为神农炎帝族的直接继承族裔更具传统权威性,这一点,从黄帝战胜蚩尤后还要假其画像以威镇天下为佐证。《龙鱼河图》载黄帝得玄女兵信神符而擒杀蚩尤后:“(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威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珍服。”

    《五帝本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费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赤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豸区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微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这段记载给了我们一些什么样的的历史信息呢?首先,我们要考虑到,《五帝本纪》是以黄帝为中心而进行论述的,也就是说,记录者为了以黄帝为中心而对历史时序进行了一定的角度处理。正常次序的论述应当是“神农之时”,也就是神农时代的晚期,“神农氏世衰”是说神农氏世的宗主继承者炎帝势力衰微,天下诸侯开始相互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炎帝势力又镇服不了,总之是天下开始大乱了。这段信史的整体背景还是非常清楚的,时间是神农时期,当然以黄帝中心论就搞文字游戏说成了是“轩辕之时”,主要的对手是炎帝、蚩尤、黄帝三股势力;历史的真相应该是炎帝、蚩尤代表传统传承势力,轩辕黄帝代表新生力量,轩辕势力战胜炎帝、蚩尤势力表明新生力量战胜传统势力,形成历史的突破:父系力量战胜母系力量。由于这个信史是在轩辕势力代神农掌管天下为黄帝后的角度来记述的,故才有了这些对炎帝、蚩尤势力的或贬或不实之辞,如“蚩尤最为暴”、炎帝族本为帝系宗主地位怎么“炎帝欲侵陵诸侯”呢,明显感觉这段记录的一些逻辑时序的混乱。

 

南京市 六和(合)区文物保管所所长蔡明义从2001年开始考证黄帝的岳父敕封六和(合)方山的课题,得出炎帝和黄帝拥有共同的祖先少典,少典氏部落是伏羲神农氏的后代。少典正妃任姒,又名女登,生了炎帝。少典另一子名勗其,勗其的十一世后代即为黄帝轩辕氏。据典籍记载,炎帝的第11世孙姜雷联合轩辕共同打败蚩尤,并且将帝位让给轩辕,使他代替炎帝族成为部落联盟首领,正式命名为黄帝。黄帝又委任姜雷为左相,封为 六和(合)方山侯,并以地赐姓,从此姜雷更姜姓为方姓,成为方姓始祖。后来,黄帝娶了发明植桑、养蚕、织丝的方雷之女嫘祖为正妃,方雷便成为轩辕黄帝的岳父。炎帝和黄帝之间相差11世,这与李学勤研究认为炎帝早于黄帝,其间共历八世时间上虽然有些出入,但大体方向是正确的,是向历史的真本靠拢。历史考证涿鹿、阪泉的关系也有不同的观点,说炎黄之战与黄蚩之战实际上即是一次大战,并将大战的主角方炎帝与蚩尤说成是一人。西汉贾谊不止一处说炎黄大战是在“涿鹿之野”,夏曾佑先生在20世纪初撰编的《中国历史教科书》中亦指出“蚩尤逐帝榆罔而自立,号炎帝争斗涿鹿之野,”有的对照《水经注》和《五帝本纪》分析“蚩尤炎帝殆即一人,涿鹿阪泉亦即一役”的观点。《水经注》关于涿水的记载:“ 涿水出涿鹿山,东北流经涿鹿县故城南......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留其民于涿鹿之阿,即于是也。其水又东北与阪泉合......”。《魏土地记》载:“下洛城东南六十里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阪泉,泉上有黄帝祠。”《汉书·刑法志》说:“涿鹿在上谷,今现有阪泉池、黄帝祠。”晋《太康志》记:“涿鹿城东一里有阪泉。” 据此,有学者认为,黄帝与炎帝的阪泉之战,就是黄帝与蚩尤的涿鹿之战,由是也认为所谓赤帝(或炎帝)就是蚩尤。这些研究无可厚非,但得出的结论显然过于简单化。用通俗的话做点总结就是,炎帝、蚩尤、黄帝都是伏羲神农氏族的后裔,是部落、部族、首领的号称,是神农时代晚期重要的文明力量,是以长江流域农耕文明为基础开拓四方并在黄河流域进行政治决战的主要对手。随着历史的进程,生产力的发展,以族姆传承相继的母系社会越来越受到男性的挑战,轩辕势力就是代表父系势力在黄河流域发起了向传统的以长江流域文明文化为基奠的母系社会宗权族制的持久挑战,先后与炎帝、蚩尤较量,终于赢得胜利,这才是炎黄、黄蚩大战的实质内涵。但无论先祖皇帝们怎样的搏弈,他们都流淌着梅山的血液,都从长江流域走来,走向中华,走向世界。

二、九黎苗族与梅山 

 

我们经常说黎民百姓,苗裔子孙;《离骚》第一句就是“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这里说的“黎民”、“苗裔”,其实说的正是长江流域“糯民”、“糯裔”,也就是神糯(农)氏的子孙后裔,再往前说就是女娲伏羲的子孙后代,再往前就到盘古了。这也与人类起源于长江流域、人类文明发祥于长江流域完全勿合。

 

当几千万年印度板块向昆仑大陆(亚欧大陆)挤压时,青藏地表开始升高;特别是近几百万年时,这种挤压的强度和速度增大,地带迅速隆起,在近两百万年左右形成青藏高原基本状貌。随着海拔的升高,森林锐减、湖泊干涸,南面是不可逾越的喜马拉雅山脉,西面是高峻冷峭的帕米尔高原,北面是干旱少雨的沙漠荒丘,只有东面成为猿下得地来寻找的生存之地。而世界其它地方,基本就没有让猿下得地来从而前肢发展成手的机缘。猿下得地来,向高原东部相对低海拔森林河流地带转移,这个过程就是猿变为人的过程。故长江流黄河域的云贵高原、黄土高原和东南亚、印巴次大陆并东北非一带集中了上千万到几百万年的古猿化石,且非洲的南猿化石比较成系列,而在长江流域的云贵高原一带则从上千到几百万年的古猿到170万年的猿某人及后年代的各种人类化石组成完整的人类进化链,是当之无愧的人类起源之所在。

 

随着原始生产力的发展,原始人类向有力于生产发展的长江流域中游——梅山区域移动,在这里步入人类文明阶段:当有巢、燧人、盘古走来之时,人类进入中华巫糯(傩)文明发芽时期;当伏羲、神糯、炎帝走来之时,人类进入中华巫傩文明从长江流域向四周并全球开拓的大九洲时代,全球6000年以上文明都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炎蚩黄并列及后时代,人类进入中华巫傩文明分化时期直到“夏商周”三代的中华本土的小九洲时代,此时的全球其他伏羲神糯文明并炎蚩黄搏奕势力逐步形成后来世界的各大文明。那么远古时说的黎民百姓、苗裔子孙,正是说的神糯并前的全球大统大九洲时代,从炎黄时代的角度来说,当然就是神糯的“黎民”、“苗裔”,也就是梅山蛮的先祖;只是后来,由于黄帝战胜炎帝、蚩尤势力后,随着长江流域传统势力的进一步削弱,黎民苗裔进一步分化为百越百濮,中央政权以黄河流域为中心形成四方夷概念,到尧舜“三代”后再进一步具体化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概念。从糯到夷到百越百濮形成后来中华本土和全球大大小小众多民族,而中原政权管辖的文化地带成为官族——所谓的汉族区。由此来说,无论你是什么族,你的根和血脉都来自长江流域古老的糯民,流淌着古老梅山先民的血液,无论东西南北、国内国外、黄种白种黑种;而从炎蚩黄是神糯氏主要的继承者角度说,我们今天说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是没错的,其实说世界人都是炎黄子孙也没错,因为黄帝前的海外势力也是伏羲神糯炎帝势力的子孙苗裔,白种、黑种都由中华黄种衍生而来,5000年前的欧洲人还是中华黄种,今天的奥茨冰人的发现就是例证。

    因此说,探讨今天南方少数民族的来源时,他们自己有部分记忆总是说祖先是从中原南下的,其实正是说的炎蚩势力从中原黄河流域被黄帝势力驱赶回长江流域老家的史实,而这个老家的核心区域,正是梅山。而当时的事实是炎蚩势力在大部向长江流域退却的同时,也有不少是因时因地向东向北向西退却,这正是四方夷的形成,北方、西方诸多今天视为少数民族的同胞都是这样形成的。而这后一次大规模总抗黄帝势力的当然非蚩尤莫属,蚩尤当之无愧成为四方退却九黎苗裔的首领而永嘉史册并被神化。

    我们现在有一种主体历史认识,说远古时期活跃在我国华北大平原的是东西两大部落联盟集团,即东部的“九黎集团”和西部的“炎黄集团”。九黎集团在山东、河南、河北一带,炎黄集团在陕西一带。 炎黄族人沿黄河向东发展,受阻于九黎族,于是炎黄两族联合起来打败九黎族,占据了中原地区。这个主体误识在于不清楚神糯氏并前的大九洲时代,不但在中华本土是以长江流域发展而来的糯民的遍布扩散,而且这种扩散遍及了全球,从而无论是长江流域还是黄河流域,无论是陕西还是山东、河南、河北,都是神糯氏的继承者势力,而炎蚩黄三股势力是其主体力量。三股势力中炎蚩势力代表当时的母系保守势力,轩辕代表新生的父系势力,炎黄长期较量后轩辕势力取胜,炎帝族系将宗族继承权让给了轩辕势力,轩辕势力入主中央,号黄帝,这必然引起引起蚩尤势力的强烈不满,原为同一立场的炎帝、蚩尤势力分裂,这才有了历史上说的炎黄联合战蚩尤了。 也正是黄帝代表新生力量对炎帝、蚩尤的长期战争,才导致了长江流域及以南并向四周退却的糯民的分化,才有了夷、百越、百濮、西戎、南蛮、北狄到后来众多民族的形成。 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第121页)里说:“民族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同阶级和国家的产生相适应,历史地形成的,这里谈的羌人、夷人、戎人、狄人、苗人、蛮人,正是汉族的前身。历史上所说的华夏,乃是由他们共同融合而成的。中华民族中的各个民族,在其形成过程中,都具有这样的特点。” 

    蚩尤势力北方失利后,大部也融入到当地炎黄势力中去,蚩尤势力又成为黄帝势力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才有了天下黎民或者黎元、黎首、黎庶、黎氓之称;部分向长江流域回移,在湘、黔、滇一带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也就是后来的苗、瑶、侗诸族;少部分继续留在东部 、北部地区。商代还有两个叫黎的方国,一个在山西境内,一个在山东境内,后灭于商;在山东、河南、河北三省交汇之处,汉代时还有黎县、黎阳、黎山、黎水等地名,都是这一战争后的产物。因此,从历史的角度说,蚩尤既是东夷人的祖先,也是苗蛮人的祖先,还是最早的黎民百姓的祖先,蚩尤祠遍布全国各地,蚩尤的后裔也遍布全国各地。而梅山地区正是蚩尤势力的核心区域,故蚩尤之风之俗浓烈至今。

三、梅山无处不蚩尤

 

在今天梅山的核心区域,蚩尤处处在,处处是蚩尤。梅山祖源之山——湘中大熊山,这里至今仍留有蚩尤屋场、蚩尤坪、蚩尤谷、蚩尤点兵台、春姬坳、九龙池、熊峰等遗址景观。这里的民间盛传几千年前,蚩尤生长于现在这里,其母叫哈雾,是当地古老的氏族首领;哈雾生九子,蚩尤是长子,从小智慧超人,长大后身勇猛善战,还能呼风唤雨,驱使毒蛇猛兽;九子又各统领九个部族,蚩尤为大酋长,号山九黎之君。这里的百姓说,蚩尤屋场有个鲜为人知的现象,屋场以上的竹笋全是实心,屋场以下则全部空心,代表蚩尤为九黎兄弟求生存,实心实意。

    离大熊山不远处是思游。“思游”名怎么来的?原来这里叫“思尤界”,1953年改名“思游”,建行政乡。这里散发着蚩尤浓烈的气息,有蚩尤溪、蚩尤桥、蚩尤洞、蚩山庵等蚩尤遗址10多处。传说蚩尤生在大熊山,长在蚩尤界,在此磨练成与黄帝争雄天下的一代战神;蚩尤联合九九八十一部落,建立了九黎之国;蚩尤阵亡后,其部属把“蚩尤界”改名为“思尤界”,留传至今。思游有《祭蚩尤文》20多种,有永乐、万历、嘉庆、同治各种版本。思游的传统秤杆完全是蚩尤形象造型:杆头包铜,秤钩铁制,吊环打成两只牛角合拢。

    梅山《闯耙谣》:“跟着蚩尤大将军,威风凛凛出山林,弓弩刀戟铜头顶,雨雪风霜铁额迎。手执闯耙闯天下,脚踩定盘定乾坤,踏平世间不平路,诛杀人间无道人。”几千年来,梅山人继承着蚩尤将军“踏平世间不平路,诛杀人间无道人”的精神,习武练武,梅山武功,代代相传。也正是这种将正义与武术相结合的武功,使得梅山文化得以保护和独特的发展。无论是征战四方的秦庭精锐,还是横扫亚欧大陆的蒙古铁骑,都在梅山面前不是偿到苦头就是望而却步。秦未陈胜、吴广农民大起义,朝庭急令岭南几十万精锐回师咸阳,秦军想抄近路从梅山地区过境。没想这一策略竟使秦军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在梅山林海中,到处布满陷阱、竹钉、铁夹、窝弓、地弩和蜂、蛇、蝎、瘴、毒,这支征战四方无敌手的军队吃尽了苦头,等到脱离梅山区域时已经成了一支重灾队伍了。唐末五代, 朝庭和官府对梅山实行对“盐”和“铁”封锁,强行规定“禁不得与汉民通”,“其地不得耕”,进一步划小了梅山居民的活动范围,逼得梅山人不得不频频下山攻州掠府。天成四年(929),梅山瑶民攻入邵州,获大批给养归山;乾佑二年(949),梅山瑶民攻陷潭州,屯兵三日,获大批盐巴、布匹和铁器归山。公元950年,楚国王马殷令 江华指挥使王仝率兵杀气腾腾向梅山。梅王扶汉阳率众与王仝会战于司徒岭,并诱敌至九关十八锁。瑶兵堵住峡谷两端,可攀越的地方泼满桐油,乱石滚木从两边山上打将下来,还有蜂兵、蛇兵漫山遍野而来,官兵死伤无数。王仝被困月余,自刎帐中,梅山民众大获全胜。

    经过不懈的斗争,梅山换来朝庭的安抚置县。宋熙宁五年(1072),宋神宗放弃朝庭官府对梅山地区用武策略,改用怀柔政策,认为“重湖之间,蛮瑶错处,不能用武力,一教化同风俗,宜开拓而统领之。” 经谈判达成协议:一、梅山同意纳士,归顺朝廷;二、朝廷驰禁释罪,不再用武力征剿、追捕瑶酋,使瑶民安居乐业;三、朝廷支援梅山发展生产,给牛贷种,帮助瑶民开田垦土,植桑种稻;四、朝廷支持资金,发放民钱,帮助梅山开辟道路,发展交通。同年11月,梅山被“王化”分置二县,上梅为新化县,下梅为安化县。

    2006年10月,湖南新化县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蚩尤故里文化之乡”和“中国梅山艺术之乡”称号,同时授予湖南冷水江市为“中国蚩尤文化保护基地”。

                                                                                           2007年10月下旬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