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文章页

总结近代落伍史 复兴廿一世纪中华

——摘自流波《皇皇中华》之第十八章

 

    我曾在《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一文中分析中华近代落伍的背景,文章说:

    “正当中国的大清皇帝们还沉浸在 ‘天朝’、世界 ‘中央之国’的历史陶醉之中时,西欧通过‘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宗教改革’、‘农民起义’等一系列的变革,彻底砸碎了近千年来农奴式的封建割据统治和近乎窒息的宗教桎梏,向着近代文明的曙光迅跑。经过二百来年的殖民扩张掠夺,非洲成了贩卖与屠戮黑人的屠宰场;美洲中华先民支系殷弟安人被屠至殆尽;印度与东南亚被掠夺得千疮百孔。时至十九世纪中叶,西方列强终于用船坚利炮把‘天朝’的尊严、‘中央之国’的傲慢击得粉碎。腐朽羸弱的清朝未年,广大的国土被蚕食、瓜分,民族惨遭殖民与蹂躏,‘东亚病夫’的毒讽压得中国人抬不起头来,中国社会的崇洋、恐洋、迷洋之风弥漫开来。在大部分中国人的思绪里,西方“蒙天盖地”的先进,中国‘昏天黑地’的落后,对西洋人有一种莫名的神奇感,自以为低了一等;相反,西方从此无知狂傲,飞扬跋扈,‘白种人是上帝的骄子’的历史谎言流遍全球。这就是一百多年来的‘历史歧视’、一百多年来的‘历史耻辱’、一百多年来的‘历史误解’和一百多年来的‘民族自卑’。这样,西方成了人类文明的‘主宰’,西方人成了‘上帝的骄子’,全球的‘西化’之风从此弥漫开来。今天人们盲目的崇洋迷洋心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方面是近代以来西方在经济、科技等方面还远远地走在前面这样的客观现实和西方不断在意识形态方面进行‘西化’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对自己伟大民族在人类文明史中所应有的崇高地位缺乏根本认识甚至漠视的恶果。”

    1986年,英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叫《中国——发现和发明的国度(西方对中国的债务)》,书中介绍了一百个中国发明和发现的世界第一。作者坦普尔为什么用了“债务”这个词呢?他在序言中坦言指出:

    “现代社会赖以建立的基本的发明创造,可能有一半以上来自中国。然而这一重要事实,不但在西方鲜为人知,就是连中国人自己也缺乏认识。”

    “受用了中国的发明而不知其本源就是欠下了债务,但问题是发明创造者自己也无视自己的成就,既然没有人讨债,大家也就乐得享用了。”

    一些“西方中心论”者不是对我中华文明史有无3000千年都还持着怀疑态度吗?中国今天的大部份上古史学家们不是还在为中华文明是否有5000年做着辛勤的历史鉴证吗?人类文明的总源头中华文明长期以来被学术界没有摆在正确的文明源头的位置来认识,除与当时发现的考古、与近代以来风行世界的“西方中心”论有关外,也还与许久以来中国主流研究力量的维西方学术界是瞻、自己很少有独立思考、崇洋媚外有关,是中华近代落后所形成的自卑思维的严重“后遗症”。就是到了今天,长江流域这么多上万几千年水稻农耕文明的发现,6000年以上的连连片片,但主流学术界又有多少学者出来正确总结,出来总结的还是脱不了过去思维的束缚,满口胡言,满纸荒唐。主流学术界一个优秀的“传统”就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他们所作和勇于做的可能相反是以他们占据国家学术资源领地居高临下、以所谓的学术严紧来打压真知灼见、来迎合西方带政治目的的有意贬损中华文明的伪学术观。今天还有许多研究本身就是拿西方人的钱来做有利于西方中心论的学术观的,如国内某些搞DNA的研究,是迎合西化说的中国人来源于非洲观念的课题。这些课题,要么耗费大量的国家资,要么有西方政治学术资金做后盾,有害无益的学术著作如雨后春笋;而真正的与历史真本越来越接近的研究即无资金,又因观点与他们冲突,出版时要经过他们的严格审查,基本被他们扼杀于摇篮。北京有个专门搞中华文化西来说的女士,叫苏三,不到几年工夫,连续出版了所谓的史前文明“破译飓风系列”书籍,什么《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向东 向东 再向东》等,还入选“2004年度新浪文化人物”,等等。“今天的大学生们对着‘千年论坛’上的历史演讲者大声的询问:古希腊、罗马和古埃及、巴比伦及印度文明都还各有各的伟大和长处,唯有中华文明除了打造中国妇女的两只小脚外还有什么别的长处吗?这就是今天中国很大一部分青年、学子对自己伟大文明的认识?!难怪今天的殖民文化不仅大有市场,理论上还不断创新有了新的‘突破’,什么‘鸦片战争提出了中国近代化的任务,所以,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就不能反对,甚至还要欢迎’;是‘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近代文明’,更有甚者大呼‘只有当殖民地三百年才能实现现代化’”(摘自《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今天的韩国人抢先将“端午节”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又在将中医改为韩医申报世界文明遗产,可中国的汉奸学者却放肆为历史上的汉奸如秦桧、蒋介石、汪精卫翻案,还提出了要灭了中医等。真是世无道无奇不有。多么荒谬绝伦的论调却影响着不少年轻人,我们的思想界、文化界、教育界还不应该敲响起警钟吗!?

《谈谈对中华文明的再认识》一文分析中华近代落伍的原因时说:

    “当然,我们也应当好好分析中国近代为什么落伍的原因,落伍后在一个相当的时期里又为什么没有赶上直至成为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等等。这还得要从当时的大环境大历史背景说起。国际上,一是欧洲在沉寂了近千年后所暴发出的无穷能量,这股能量带着人性的野蛮与扩张,就象一条饿极了的猛兽冲出了牢笼,它虎视眈眈,用古希腊罗马精神武装头脑,以中华科技文明为先导,带着吞食全球的欲望,追踪着阿拉伯人的退迹,拉起海盗式的风帆,开始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掠夺与殖民:非洲成了贩运黑人的奴隶场,广大黑人被当做畜牲般捕捉枪杀;美洲的原有居民(实为中华先民的支系)印弟安人被驱逐屠戳,惨绝人寰;印度、东南亚诸国已被搜括的遍体粼伤。二是西欧借鉴东方文明特别是中华‘四大发明’彻底改变了西方的社会结构,生产力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工业革命使欧洲向着人类近代文明迅跑,这为欧洲能最后掠击自人类文明以来一直执文明牛耳于前的中华大国奠定了经济的军事的基础。三是美国独立后的迅速崛起,俄罗斯由蒙古金帐汉国下的莫斯科公国成倍的扩张开来,日本因 ‘明治维新’的成功而由被殖民者激速发展成张狂的国家,这些掠夺成性的帝国的形成,加上大小老牌帝国,从国际背景说来,中华大国的厄运是在劫难逃了。国内,从表象上看,到17、18世纪,中国经济还是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甚至到了19世纪40年代,中国在与西方的对外贸易交往中,还基本是中国产品输入它国的占绝大部分,西方却还拿不出象模象样的中国比较需要的东西输送到中国来,于是英国就从印度偷运来鸦片,林则徐禁烟,才导致了中英鸦片战争。其次,由于国内的农民起义和民族战争而形成满清入主中原,这是导致中国近代最终走向落后的内质原因。这个意思并非说因为建立了满清国家政权就一定会导致中国近代的落后挨打,而是说在当时的国际背景下满清国家政权的建立更容易形成中国走向落后的诸多不稳定因素。其一,正当欧洲资本主义滚滚向前之时,中国的明末农民大起义诱发了满清入关,这种农民起义与民族战争不似欧洲近代的农民起义旨在彻底摧毁西欧旧的农奴式的封建割据和黑暗的宗教窒息社会,而在于推翻一个旧的封建政权后又建立一个几乎相似的封建政权,而且这个政权的建立是由一个文化相对落后的少数民族来完成,其艰巨性、危害性和破坏性更大是显而易见的。清军对当时世界上最美丽繁华的苏州城的毁坏性攻击就是其典型一例。其二,由于满族在各方面相对的落后,入主中原后对汉文化的崇拜,势必进一步掩盖中华大国相对后发起来的欧洲发展有所停滞的内质,使中国进一步沉浸在 ‘世界中央’之国的自豪之中。康熙大帝比俄国的‘秦始皇’彼得大帝大约4岁,而彼得能化妆到西欧考查并高价买回工程师,但要求康熙有同样的举止却不现实。其三,满清遗老是近代改革图强的伴脚石。浸润着中华文化同样被殖民奴役着的日本通过 ‘明治维新’走上了殖民扩张之路,并最终成为伤害中华民族最为惨烈的国家之一。而中国的 ‘戊戌变法’却以失败而告终,最主要原因是满清政府的大部分人尤其是遗老们认为这种变革首先就是针对满清而来,就当然要以全力进行阻挠与破坏。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李自成个人的悲剧造成了中华民族近代的整体悲剧。后来,又有多少中华仁人志士为国图强奋发,最后才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貌才为之一新。

    毛主席总结这段历史说:

    ‘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

    ‘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经验和共产党的二十八年经验给我们的,深知欲达到胜利和巩固胜利,必须一边倒。积四十年和二十八年的经验,中国人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

    今天,中华民族已昂首迈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必将彻底洗刷近代以来因落伍惨遭蹂躏的种种耻辱,用人类第一族的气魄、人类第一族的自豪、人类第一族的精神高筑起中华民族永恒的精神长城!”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