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文章页

《山海经》映射出上古中华全球大统大九洲时代

 ——摘自流波《皇皇中华》)之《山海经——改变人类历史的地理经象奇书》章

 

大量的史料表明,中华文明从2.5万年左右就开始了全球性开拓,经过有巢氏、燧人氏到15000-8000年的中华伏羲、神农时代中华文明和人种已几乎遍及全球,是中华全球大统的大九洲时代;反倒是到了黄帝时代,“德不远播”,在中华本土形成小九洲。《淮南子·精神训》比较了伏羲女娲神农时代的“治极之世”和黄帝时代的治理,认为黄帝时代相差太远,伏羲女娲神农时代是治极大九州时代,东至太平洋岛屿、美洲,南至今东南亚、澳洲、南极洲,西至西极三危,北至北极圈内。而黄帝时代虽有继承却失去远程控制而相对“德不及远”,是为小九州时代。《淮南子》卷九主术训:“昔者神农之治天下也,神不驰于胸中,智不出于四域,怀其仁诚之心......故其化如神。其地南至交止,北至幽都,东至旸谷,西至三危,莫不听从。”这里的“旸谷”就是太阳东升的美洲秘鲁大壑,很显然,这是中华文明的世界大统。《淮南子》卷十九修务训:“尧立孝慈仁爱,使民如子弟。西教沃民,东至黑齿,北抚幽都,南道交趾。放讙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流共工于幽州,殛鲧于羽山。”原来,欧洲巨石阵文化为中华“三苗”所为。

山海经》记录了中华先祖于上古时代就开始了世界地理的调查和勘测。《山海经·海外东经》:“帝命竖亥步,自东西至于西极,五亿十万九千八百步,竖亥右手把算,左手指青丘北。”又《淮南鸿烈·地形训》:“禹乃使大章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使竖亥步自北极至于南极,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一步。”又《诗含神雾》:“天地东西二亿三万三千里,南北二亿一千五百里,天地相去一亿五万里。”这也许就不难解释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古西亚(包括两河流域)文明和美洲印弟安文明都有着共同的相似,特别是在图腾崇拜、天文历法方面。这些古人有不少就是从中华本土带着神圣使命去勘察地球的“天文地理”部落。

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收藏着七千年前的古人制的澳大利亚拟人化陶头像,该头像象一个正在思考的老伯,故《山海经》中称澳大利亚为“伯虑国”。陕西省西北大学的文物陈列室里陈列着五千年前的古人制的南部非洲拟人化地图,即那个被称为“陶祖”,又称为“且形器”的有名小陶器。该陶器高五点九厘米,陶器的轮廓与现代绘制的南非地图轮廓完全吻合。因该地图《山海经》称非洲为“离·耳国”。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着五千年前的刻着拟人化南美洲地图头像的陶瓶,瓶头刻着一个披着长发的人头像,故《山海经》中称南美洲为“披发人”。湖南城头山文化群的湖北石家河文化遗址(距今约5000年)出土的泥塑动物中,出现的澳洲袋鼠和南极洲的企鹅栩栩如生⑤,这都是从史实印证了中华先祖的确在上古时代就已认识了澳洲和南极洲,到其它洲开拓文明就更不必说了。

中华先祖南支从万年前就开始从云贵高原南下进入东南亚进而澳洲和南极洲、中南半鸟进而两河流域、东北非,北支稍晚也从中华北部、西部、中亚越大漠西进,这两线产生了古印度、古巴比伦、古埃及、古亚述等文明,使古西亚和古地中海沿岸形成看似复杂的文明竞技状态,其文明之根和源动力都在中华。也有部分中华先祖直接西进欧洲、大西洋,在欧洲大陆甚至于大西洋留下不少文明的遗迹,如法国和英国的巨石阵、古伏羲八卦树桩阵、已沉入海底的大西洲国等。北支去美洲的则通过白令陆桥和大陆架及海中岛屿迁徙;或在海水上涨回潮后,沿北太平洋黑潮洋流和南太平洋赤道附近的洋流远渡重洋,产生了光辉灿烂的美洲印弟安文明。今天视为难解之迷的太平洋岛屿文明一方面是东南亚半岛、澳洲文明的延伸,另一方面又是从海洋远渡美洲的中华先祖或是到了美洲的中华先祖又反过来下海上岛留下的文明遗迹。从今天各大洲大洋发现的远古遗迹都有一些共同特性:巨石建筑或石头像、象形文字、高度发达的天文地理数学知识等等。这些古文明都来自一个共同的文明源——上古中华文明。

我们假设去创造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文明的中华先祖及文明一直延续下来没有被异化,我们假设进一步到了欧洲创造巨石文化、创造了大西洲文明古国的中华先祖及文明一直延续下来没有被海水和历史湮没,我们假设中华萨姆的一支腓尼基后来没有在华夏象形字在埃及的变种——圣书字的基础上创造腓尼基字母文字形成今天五花八门的文字语言,我们假设美洲及太平洋、大西洋岛屿文明没有毁于地震、洪水等难于抗拒的自然灾害和后来没有被后起之秀——欧罗巴人种在近代所屠戮从而文明中断人种变异,则世界极有可能是世界大同的中华人种中华文明世界。历史当然没有假设,但还人类历史本来面目却是人类应有之职之责,上古时代就开创了全球文明的中华民族更是责无旁贷。整个人类上古史,只要以中华上古文明为基石和发展主线,多数迷团可迎刃而解,否则就是云山雾罩,不得要领,矛盾重重。而《山海经》无与伦比的贡献就在于它记录下了人类上古大同时期——也就是中华伏羲神农大九洲全球一统时代至商周时代以中华为主体的世界文明开拓史,是我们今天解开人类上古历史迷团的一把不可替代的密匙。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