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文章页 返回主页

                           与张今教授探讨文明            

张今教授:您好!

非常高兴结识了一位人类文明探索的敬业者。也同意“世界文明一源多支”的观点,因为“一源”和“多支”都是事实和史实。一源就是中华文明这个源,它的源头是长江流域最早的水稻农耕文明,由此也奠定了人类几大文明的源都是农耕文明。说多支,就是我们后来看似的几支,如古埃及、两河流域、印度、美洲或还有太平洋岛上的文明等等。但研究归类这些古文明,其实都是中华先民的世界开拓,只是后来历史的变化,尤其是西亚、北非一带中华人种(黄种)与白种的杂猱白民化后更忘记了先前的历史罢了。关于英国巨石阵,根据《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的推究,是黄帝入主中央帝后派往世界各地勘察天文地理的部族所为,具体就是颛顼的重孙“嘘”家族开始建立的天文观测站,即“居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次也”,这与西方研究出来的巨石阵最早工程在距今约5000千年左右是基本吻合的。为什么用五个同心圆呢?这与长江流域最早的祖先所建立的石棚就是五个同心圆不无关系。距今2.5-3.5万年的重庆江陵县荆州镇鸡公山遗址有5个直径多在2米左右的由砾石和各类石制品围成的圆形石圈,是目前发现的人类最早的石材圆形居住窝棚留下的原始居住面。这就是祖先这么做的,后代跟着做嘛! 而我们的始祖女娲不就炼五彩石补天的吗?总之,到黄帝时代的6000千左右,五行八卦阴阳地理理论早已深入人心,进入实际操作阶段,这巨石阵就是结合这些理论所创造的极高成就和经典。因为当时无国无边界,都是上古长江流域糯民的子孙,这个概念在伏羲神糯炎帝大九洲时代是基本的定式,所谓“普天之下皆为王土,率土之宾皆为王臣”。虽然黄帝座主中央帝后各地糯民有所反抗,天下纷争开始。但经过后几代黄帝的努力,西亚共工的势力也臣服,所以才派遣势力到世界各地建立宗教的(古教政合一,宗教就其实就是最大的政治)天文地理的场所。而前不久公布的与英国巨石阵早期同时代的山西襄汾县陶寺城址发掘的中国“巨石阵”和索尔兹伯里的巨石阵非常相似,基址有11个方形柱列,作环状排列(略大于四分之一圆周),形成10个柱缝,缝宽在15~20厘米之间。考古工作者和天文学史研究者对这些柱缝作了临时性模拟复原,然后据此进行观测,结果,类似索尔兹伯里旷野上的一幕,就在中华大地上重现了——例如,冬至这天日出时,太阳刚好从第2号柱缝中升起。但类似索尔兹伯里的巨石阵遗址,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在遗址中通常没有一个被明确标识的观测点,而非常出人意料的,“中国巨石阵基址”中竟发现了一个有明确标识的观测点。有了这个明确标识的观测点,陶寺城址的中国“巨石阵”就具有了超乎欧洲诸巨石阵遗址的科学价值,更加雄辩的向全世界宣布,古老的世界文化其实都是中华民族的杰作。

关于对王大友的学术著作的看法问题,我认为,对上古文明的研究决不是1+1=2的直观问题,寻找什么绝对的证据是不现实其实更是反科学的。因为你明明知道古人作了古不会站起来说话你却一定要这个古人能生还再来说话作证否则不予承认是一回事的,这跟那些可恶的疑古派的某些论调是一样的。王大友是从图腾来研究的,与先生用易来研究是异曲同工的,当然,图腾研究更加宽广原始一些。其实无论图腾、原始宗教如萨满教等或易学,其实质是一回事——都是相对较早的文明文化,而相应的研究只是领域、角度有所不同,是分工侧重的不同而已,其实又回到了你说的文明文化的实际轨道上来了:“同源多支”。因此,对王大友先生的著作,只要大方向正确,切不可虚无相视,同样的道理,对所有中华万年历史和上古中华世界大统这一方向正确的研究的成果,只有完善细化,大方向不正确,就必须纠正了。

 

关于一些小细则问题,如“埃及”就是“伏羲”之变音,是这样推断的:史记“赫胥居南”,这个南是指今天长江流域以南到印巴次大陆并西亚东北非广大地区,“赫胥氏”其实也就是“华胥氏”,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中华”、“华夏”等词的最早来源,比后来的炎黄子孙要早了几千年。“赫胥氏”又是“伏羲氏”的直接继承家族,西亚北非的古文明(两河流域、埃及等等)大部分都是伏羲家族创造的。由“伏羲”到“赫胥”也就是“华胥”到“埃及”是一脉相承的。至于说从古印度河谷过去的,这个好解释,因为从长江流域到印巴次大陆到西亚北非甚至于欧洲,其实是同一大片文明文化,印度的阿萨姆邦连人种都还基本保持了中华模样就是很好的说明。由于历史久远、加上西亚非洲、欧洲后来人种的变化,才是这些历史湮没了,路线基本是这样流传的。而腓昵基是就是中华“互人”,为炎帝之重孙,“能上下于天”,就是中华本土和西(天)方的交通使者,难怪航海、商业那么突出。文字就不说了,凡是古代象形字,无一不是中华象形字在各地的变化而已。

今天就回信到这。

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hnuzhj <hnuzhj@126.com>
写道:

刘博同志:

    谢谢您迅速回信。我一向主张“世界文明一源多支论”。但是,我一直是按照一个线索去探索,即按照远古时代易卦文化向世界各地传播的线索去探索。例如,易卦文化向南北美洲、复活岛、波里尼西亚群岛、新西兰等地传播。我肯定古希伯来人、英格兰凯尔特人都是夏王朝遗民。但我不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一条线索可以探索,即“萨姆文化”线索。你的文章和林河先生的访谈录使我大开眼界。您对巨石阵的分析十分精彩。现有考古证据,证明夏代已有大衍筮法。夏商周断代工程对夏王朝灭亡年代的判断有误。

    为了查明远古时代中国文化在全世界的传播状况,必须有确凿证据,才能令世人信服。我们不能像王大有那样随便以浪漫主义方式公布断代年表,而不提供证据。证据包括考古证据、语言学证据、基因组学证据和图腾学证据。这项工程浩大。但我们作为个人只能先干起来再说。现在先向您请教五个小问题。(今后当有更多问题向您请教)

    (一)您说,古埃及文明是从古印度河谷传承过来的。有何根据?

    (二)您说,“埃及”是“伏羲”的变音。有何根据?

    (三)五个同心圆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有何表现形式?

    (四)您说,埃及象形文字是中国象形文字的变种,有何根据?

    (五)您说,腓尼基人是中华人种,有何根据?

    请代我向林河先生致意。我尚未能看到林河先生的著作。盼赐知林河先生通讯地址。今后,我准备向您和林河先生分别寄赠拙著《东方辩证法》(第一版)各一册。此书早已售缺。我个人尚有几本存书。第一版有许多错误。2005年,我修订补充了一半,计划在2006年完成全书修订工作。

                               顺祝

    春节愉快!

                                  张今拜上

                                  2006-2-1

巍巍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