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文章页 返回主页

               

汉民族文化的历史基奠


——摘自流波《中华民族渊源谈》
    

    我们常称中华民族为炎黄子孙、华夏儿女,这是有道理的。“华”就是“娲”,就是“女娲”;“夏”就是“羲”,就是“伏羲”。“伏羲女娲”不但是中华民族之祖母,也是人类共同的祖妣,传到西方后称亚当夏娃。之所以“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和“伏羲女娲”的传说从古至今在长江流域及以南的众多民族中流行,是因为这些口头传承真实反映了人类起源发祥并发展于长江流域的最原始历史。这里要清楚明白的是,炎黄也是华夏子孙,是华夏子孙中后来有比较大成就的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一定时期首领可汗的统称。由于女娲、伏羲时代太远,逐使炎黄时代反串为主,后来的“黄河中心论” 、今天的“西方中心论”的形成也有同样的类似性:5000年时黄河流域的黄帝战胜了上万几千年前就遍布全球开拓的长江流域文明的继承者末代神糯炎帝——榆罔和炎帝失败后长江流域文明的坚决捍卫者蚩尤;近代的西方终于击碎了自古以来就雄居东方并将文明扩散全球的雄狮——中华。我们说汉族形成于汉代或秦汉之际是一种肤浅的表面认识,汉族文明文化的实质与以黄帝为代表的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父系中原文化的形成是相辅相成的,当然,黄河文明也只是长江文明在黄河流域的继承和发展,而以前的整个人类文明史主要是以长江流域为源动力的伏羲神糯(农)文明文化的全球性扩散的历史。这也是长江流域及以南延伸开去到东南亚、南亚半岛、印度洋直到非洲大陆有如此众多民族的原因。海洋和非洲大陆直到现在还保持着一些古代氐族部落的形式。后来发展到陕西的炎帝榆罔是神糯(农)的若干代后帝,与黄河流域新生父系力量的代表黄帝相触战败,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母系力量败于父系力量的开端,尽管以蚩尤为代表的长江流域糯民母系社会集团进行了艰苦的反击,结果还是失败了,从此长江流域先导文明逐步退出主导地位而由黄河流域所替代,黄帝就是黄河流域第一位父系社会集团的大可汗(汉)。神糯炎帝在政治军事上的失利并不意味着长江流域经济文化生产力的失利,直到厦商周三代,从青铜器、铁器等代表当时最先进的生产力来看,长江流域的经济文化仍有后劲。只是糯民逐步变成了“傩越”、“百越”、“百濮”,形成后来众多的大小民族。同时,从神糯时代到达中原以北以西甚至海外的众多部落更是成了夷帮异族,所谓东“夷”西“戎”,南“蛮” 北“狄”概念正在形成。直到孔丘疑古“述职方以除九丘”、“断自唐虞以下讫于周”,剪裁了他认为不合适的许多上古档案史料,将我华厦也暨人类最灿烂的中上古史一笔勾销;又加之司马大家“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使我央央中华历史被活生生切断三之有二,剩一鱼尾,才使人类历史研究呈现出今天史实颠倒混乱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