颛顼帝:中华文明的世界传承者

今天是公历*年*月日, 星期*农历**年*月*日 

站长独白

文明探索

历史研究

文化版

新文明观

流波文集

昆仑视频

民族研究

海峡两岸

流波文史

 

颛顼帝:中华文明的世界传承者

流波(刘博)

2016松源第七届

《山海经》与中华文化研讨会参会文章

 

目录:

一、中华古代管理世界——天下大同大九洲

中华文明相比其它文明的绝对领先地位

只有中华有真正的文明史

中华遗址文明上万年国家连续文明史记录几千年

中华先祖开拓全球两个主要中转站

中华世界大同大九洲

二、颛顼的显赫生世

出生瓦屋山

颛顼与少昊

颛顼与帝喾

三、颛顼是后“五帝时代”承前起后的关键人物

神糯文明文化

颛顼历与颛顼时代

昆吾与海外昆仑和黎武夫与胡夫金字塔

颛顼家族与西极巨石阵

颛顼家族辗转美洲非洲

四、颛顼帝与宗教的世界传播

原始巫傩教是一切宗教的来源

世界宗教的源头在中华

颛顼死即复稣与互人造字母文字

 

一、中华古代管理世界——天下大同大九洲

中华文明相比其它文明的绝对领先地位。综观中华文明在中华大地遍地开花,从上万年前的水稻栽培、陶器制作、高台式土木建筑到近万年前左右的象形字、天文历法、太极八卦到近8000年前的祭祀场所到7400年前的港口城市(城头山)到六七千年前铜的使用到五六千年前的石砌围墙古国遗址、早期积石塚、丘台(金字塔)文化,无不雄辩地向全世界宣布,无论西方以什么样的标准,中华文明都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

只有中华有真正的文明史。黑格尔在其《历史哲学》中虽然还是带有西方中心论、优越论的心态,但其对中华文明的最古老性还是没有怀疑的:“其他亚细亚人民虽然也有远古的传说,但是没有真正的‘历史’:印度的‘四吠陀经’并非历史;阿拉伯的传说固然极古但是没有关于一个国家和它的发展。这一种国家在中国才有,而且它曾经特殊地出现。历史必须从中华帝国说起,因为根据史书的记载,中国实在是最古老的国家。” 在《中国文明的起源问题》(郝镇华等译)一书里,俄罗斯历史学者瓦西里耶夫说:“中国的历史是伟大的,它根植于遥远的古代……在中国的远古时代,确实有不少稀世的、独特的、只有中国才有的东西,因而似乎可以明显地证明对古代中国文明百分之百的本土性表示任何怀疑都是不对的。”

中华遗址文明上万年国家连续文明史记录几千年。中华文明有直接历史记录的国家(朝代)文明史从夏、商、周始就达四千年,而根据考古遗址、神话、传说、民俗等综合出来的历史完全与考古相对应的历史达两万年,如人工栽培水稻、陶器的制作历史遗址上限突破两万年的人类最早文明遗址——玉蟾岩,而类似的已经进入文明时代遗址——不是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迹在长江流域相继发现,如江西万年仙人洞、浙江上山等,而从距今九、八、七、六、五……的文明遗址星罗棋布、承袭川流不息;相反,其它三大古文明本就没有绵延的统一的完整的国家文明史,当然也就没有相应的完整的连续的记录,这也是符合历史史实的,而具体到某个时期的文明,也是中华先祖在那个地方的开拓,如古埃及的金字塔文明就是颛顼后代所建“众帝之台”——且古埃及的古代文明就是依据这些考古遗址推算出来的,其它如古印度、两河流域文明莫不是依据近代以来所发现的考古遗址推算出来把古两河、古埃及、古印度发现的最早的现文明端倪的遗址年代与中华有正式历史记载的国家文明史相提并论,这本就是个最大的逻辑错误,我们现在必须指出这个错误、更正这个错误,还原中华并人类文明史真蒂。由此确切的说,中华有明确历史记载的连续的国家文明史就是几千年,所发现的文明遗址年代上万年,而另三大文明古国因本没有连续的国家(朝代)文明史——有也是后来依据考古发现的文明遗址最早年代推算出来再研究假设出来的。现在的共同形成的对这个文明的错误认识就是“把古两河、古埃及、古印度发现的最早的现文明端倪的遗址年代与中华有正式历史记载的国家文明史相提并论”,然后把中华文明排在四大文明古国之末位,这就是现在极其错误的残酷现实。

中华先祖开拓全球两个主要中转站。我在新文明文化史观中阐述了中华文明开拓世界两个主要中转站,一个是印度半岛、伊朗高源,在这一线有了另三大文明古国,这就是古糯民从距今七千年到距今四千年左右创造的海外文明的代表。地中海沿岸文明包括两河、尼罗河及后来的古希腊、罗马等,就是最早的糯民——古汉人——糯汉——具体到伏羲、神糯、炎帝、黄帝不同时代及黄帝后时代之尧舜、大禹等不同时期之先民相继开拓的结果。 另一线就是东北亚开拓美洲、北极圈中转站。(摘自《流波微信群谈人类文明起源话语逻辑》)

中华世界大同大九洲。中华历史上所说的“万邦”、“万国”正是英语的“万”——world——世界。那么,古代中华全球伏羲神糯(农)大同大九洲世界是怎样进行管理的呢?

上古时期的5000025000年前间相对应的是有巢氏、燧人氏、盘古氏,是中华巫糯文明发酵萌芽时期;250005000年前间相对应的是女娲、伏羲氏、神农、炎帝、黄帝时代,是伏羲神糯全球大统大九洲巫傩文明从长江流域向全球传播扩散开拓时期;50003000年前间相对应的是少皞(帝挚)、颛顼(高阳氏)、帝喾、唐尧、虞舜、大禹、夏启、殷商、西周时期,是巫傩文明随着全球大统大九洲的分崩离析而分化组合变异时期。

中华古代对世界实行“五帝制”管理:东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玄帝、中央黄帝。伏羲时把四方管理者写成“龙”,神农炎帝时代写成“火”,黄帝时写成“云”,少昊时写成“鸟”,帝颛顼时写成“山”,帝喾时为“四正”,尧时写成“四岳”,夏时为“大国”,商时为“五长”、“方伯”。到周时则分封爵位,公国分管一方,如鲁国曾代管介葛卢(盖句丽,今朝鲜半岛)、颛臾等;燕国曾代管列(库页岛、北令海峡一带)、倭人(即糯人,大和即大糯)等。上古时代培养、选拔接班人的原则是“一昭(东方)一穆(西方)”、“一幽(北方)一明(南方)”。比喻说少昊(居东方)之后,应由其弟、居西方的昌意的大儿子颛顼接任帝王位。(以上均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序言)

二、颛顼的显赫生世

出生瓦屋山。颛顼,黄帝之孙,昌意之子,生于西方,10岁而佐少昊金天氏,20岁而登帝位,初封高阳,号高阳氏。在位78年,寿98岁,列为五帝(黄帝、瑞顼、帝喾、唐尧、虞舜)之一,死后葬于东郡濮阳顿丘城门外广阳里中(今河南内黄县三扬庄西)。《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那么《史记》中所说的蜀山又在哪里呢?《山海经》说:“居山生若木,若水出焉……流沙以东,青水以西,为若水也。”据有关考证,四川荥经县的位置正处在流沙河以西,青衣江以东,瓦屋山以北,经河又发源于瓦屋山,这都与《山海经》、《水经注》等史籍中所说的若水相吻合。依此看来,颛顼的母亲昌仆即为川西人氏,颛顼生在瓦屋山。《世界最大国家森林公园——瓦屋山》一文中记载:“瓦屋山古称居山、蜀山……”(以上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第十四章)

颛顼与少昊。黄帝之子少昊不仅派出许多族人去世界各地开发管理,而且亲自东征,经南洋到美洲。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原为“少昊之国”,爪哇海叫“少和(昊)之渊”。他的后代有白民,今缅甸人和白族人、秘鲁人,以及西方“白氏之国”,与这个家族的繁衍发展相关。

少昊之侄颛顼,生于西方,按古代“一昭一穆,一幽一明”的管理办法,他随少昊从西方来到东南亚。《山海经·大荒西经》云:西北海之外,赤水之西,有先民之国,食谷,使四鸟。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有芒山,有柜山,有榣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榣山,始作乐风。”

“西北海”就是里海,“赤水”即红海,西北海之外,赤水之西,显然就是欧洲地望。伏羲神糯炎帝部族早就在这块土地上经营,建有鸟图腾的“先民之国”。“北狄之国”则是白民、白民与糯民融合后形成的雅利安人国家。“芒山”,即马赛;“柜山”,就是勃朗峰一带,有“柜格之松,日月所入”,太子长琴,颛顼之重孙,老童(陆终)之孙,祝融之子。祝融,夏官,南方土师,这里指的是帝喾时代,命黎担任此职。黎生于东南,长于西北,《大荒西经》曾记载帝喾命令他由东极丈量土地,一直到西极,达到今欧洲的西部,在西极生“嘘”,修筑英格兰西部的巨石阵,“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黎又生了太子长琴,生于西欧,封于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一带,《大荒东经》说:“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

“太子长琴”古有不同读法,喀尔巴阡由此得名。“长”古读又为“巴”,英语中长蛇——蟒蛇为boa,“长山”,为巴尔干半岛。“琴”古读又为“离”,《风俗通义》说“大琴为离”,《外纪》中说太昊伏羲氏曾作琴,称作“离徽”,《离骚》就是琴乐,长琴就是巴离。今印度尼西亚一带还保存有古乐风乐器——安格隆。因古西方为“秋”,古读“奄兹”、“因吉”、“安格”,西是“因吉”的连读,龙(隆)是“乐风”的连读,即“英格兰”。太子长琴从西(欧洲)到东(东南亚),于是在欧洲留下巴黎地名,在印度尼西亚留下巴厘岛地名。(以上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源流考》第六章)

颛顼与帝喾。说颛顼不能不说到帝喾。帝喾,父亲名蟜极,颛顼是其伯父。帝颛顼死后,他继承帝位,时年三十岁。《山海经》等古籍中天帝帝俊的原型就是帝喾。15岁受封为辛侯,30岁受禅即位 ,号高辛氏。春秋战国后,被列为三皇五帝中的第三位帝王,帝喾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奠定华夏根基,是华夏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而帝喾的成就正是建立在颛顼的基础上。

三、颛顼是后“五帝时代”承前起后的关键人物

神糯文明文化。神糯文明文化,其主要阶段在500005000年前间,也即从上古的有巢氏、燧人氏、盘古氏、女娲氏、伏羲氏到中古的神农、炎帝、黄帝、少皞、颛顼(高阳氏)、帝喾(帝俊,高辛氏,也即西方称的上帝)再到近古的唐尧、虞舜、大禹、夏启开(建希腊克里特文明和夏朝)、殷商、西周相对应时期。其中,从5000025000年前间相对应的是有巢氏、燧人氏、盘古氏,是巫傩文化伴随巫糯文明萌芽产生发展时期。从250005000年前间相对应的是女娲、伏羲氏、神农、炎帝、黄帝(早期)时代,是伏羲神农全球大统大九洲巫傩文化从长江流域向全球传播扩散开拓时期;从50003000年前间相对应的是少皞、颛顼、帝喾、唐尧、虞舜、大禹、夏启、殷商、西周时期,是巫傩文化随着全球大统大九洲的分崩离析而分化组合变异时期。(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第四章——中华并世界文化流源史总论)

颛顼历与颛顼时代。高阳(颛顼)生称,称生老童(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之弟为吴回(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长曰矾,为昆吾;次曰惠连,为岭胡;次曰篯,为彭祖;次曰求言,为会人;次曰安,为曹姓;季曰季连,为芈姓。昆吾氏,夏之时为侯伯,桀之时汤灭之;彭祖氏,殷之时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季连为楚祖,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后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后来黎的儿子嘘远赴昆仑大陆西半岛之西——英伦三岛测量地球经纬度,管理日月星辰的运行,留下英国今天著名“巨石阵”。这个时代所编制历法,后人称“颛顼历”,并制定出各种礼仪制度来教化人民,奠定后来世界宗教的基础。规定妇女在路上遇见男人必须先回避,不然要拉到十字大街示众,还规定兄妹不准通婚。完成了黄帝父系以来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的过渡。《史记·五帝本纪》记颛顼时代的辖区非常大:“北至于幽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因此,颛顼时代几千年后,西方又重新神话他,有其因果。(以上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第十四章)

昆吾与海外昆仑和黎武夫与胡夫金字塔。颛顼派他的儿子伯服,建立古巴比伦国,伯服,古读巴比。又有黄帝系后代淑士到了瑞士,又叫斯威士、苏彝士。帝喾为帝时,派颛顼之孙昆吾管理西方,是为“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山海经·大荒西经》:“有龙山,日月所入,有三淖水,昆吾之所食也。”龙山,就是今之瑞士洛桑,三淖水,就是有很多湖泊;食,就是食邑。后来,昆吾带着部众到达非洲,“白水生白渊,昆吾之师所浴也”。白水,就是白尼罗河;白渊,就是阿伯特湖。昆吾一行来自昆仑,故非洲后来又称之为海外昆仑。昆吾族不少成为后来的匈奴。帝喾任命颛顼之孙重为火正管理南方,又是大祭司,黎为土正,是为“命重献上天,命黎邛下地”。后因重没有打败共工,被免职处死;黎继任大祭司,就是武夫,埃及法老,击败共工统一上下埃及,兴修大金字塔纪之,是为胡夫(武夫)金字塔。(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源流考》第六章)

颛顼家族与西极巨石阵。《山海经·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人名曰石夷,来风曰韦,处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长短。”又曰:“大荒之中,有山名日月山,天枢也。吴姬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面无臂,两足反属于头上,名曰嘘。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风”,英语读wind,法语读vent,西班牙语读viento,其实都是《山海经》记述的“韦”读音的变异而已。而“吴姬”就是“敖包”、“敖博”,石头堆子,索尔兹伯里平原上的沃尔汉普顿(wolverhampton)就是“吴姬天门”的古音留读。两足反上的神人有没有呢?长江流域遗存下来的古梅山文化的梅山教主张五郎,正是两足反上的倒立形象。这些信息反映出中华先民到欧洲西极(三危)观测日月星辰的真实壮举。彝族十月太阳历与天门阵相伴而生,可上溯到上古虎图腾伏羲时代。伏羲观天文造八卦,可表示一年八个节气——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十月太阳历精确到地球绕太阳运行一周的时间为365.25天,一年的季节准确到一天不差。用木柱石柱等组成的天门阵观测日月运行规律,参太阳的方位和影长制订历法,由此有《山海经》所说的“日月所出”、“日月所入”、“以止日月”、“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等观测术语。颛顼天文家族在欧洲留下了不少观察天文的巨石阵,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今天英国伦敦索尔兹伯里巨石阵。(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第四章)

颛顼家族辗转美洲非洲。由于中国是世界的中心、天子所在的地方,万国诸侯不仅要定期前来朝觐,而且要进贡地方特产,供中央享用。今天在美洲、非洲、太平洋、大西洋等不同地方也还有一些民族把他们居住的地方称为中央、肚脐,就是这一古老大统观的历史文化概念的遗存。到夏商周时期还是如此,如肃慎(朝鲜)献槽矢,越裳国(越南)献大龟、大象,狮子国(孟加拉)献狮子,印度献孔雀,大宛献良马,匈奴献珍贵毛皮、毛毯,西王母(示芭女王,地方在今亚非欧一带)献香料,非洲献象牙等等。《山海经》、《禹贡》等书就是中央对世界各地自然与社会情况以及各地方物产的记录史料。在《山海经》的记述中,许多氏族包括在美洲、非洲、欧洲的一些部落,都是伏羲、神糯、炎黄之后裔。如美洲的中容之国之“中容”,就是颛顼“八才子”之一的“仲容”;另一位季狸,是高辛氏“八才子”之一,也到了今南美洲,“智利”一词源于此。现在纽约的伊落魁人,还保存着两幅彩色鹿皮画,一幅是“轩辕酋长礼天祈年图”,一幅是“蚩尤风后归墟扶桑值夜图”,伊落魁人就是苦夷人,库页岛是苦夷人去美洲的基地,其名“库页”即由“苦夷”而来,苦夷也是日本民族的最早先祖之一。非洲早期文明是伏羲、炎帝、共工家族创造,后期黄帝部族来了,如昆吾,即刚果,是颛顼之孙。古埃及人为伏羲之家族,共工之臣相柳即法老又被大禹所灭。种种迹象表明:世界各地居民正如《圣经》所记载的都是从夷甸园一批一批迁徙而来。日本学者在《世界帝制的崩溃及最后的皇帝——天皇》一文中指出:“在东亚的历史和文明之中扮演中心角色的无疑是中国。‘皇帝’这一称号也是中国创造的。……对于周围国家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君主,中国不承认其为‘皇帝’……在国内称小‘皇帝’之后,仍需向中国纳贡。中国的皇帝拥有绝对的权力,君临于广大的中国和周属国之上。”难能可贵的是,这种文明文化的世界大统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靠战争征伐成就的,主要依承于文明史、文化史、家族史,这种认同持续了上万年。(同上) 

四、颛顼帝与宗教的世界传播

原始巫傩教是一切宗教的来源。我们今天只知道几大宗教,如道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殊不知这些教派的源头其实都在亚洲、在中国、在长江流域。而长江流域梅山文化承载的人类最早水稻文明的创造者即人类文明发祥者——糯民(糯汉,即古汉民)的原始巫傩教包含了人类原始崇拜的诸多基因,是人类早期万物有灵、多神崇拜、天地祖先崇拜的合理发展,从中可窥见人类从原始崇拜到原始宗教到教派宗教的形成的轨迹。

世界宗教的源头在中华。我们现在只知道西方传教士到世界各地的传教,但人类历史上基本宗教的形成、传播早在黄帝时代的颛顼时期就形成,谓‘高阳氏八才子’到世界各地‘总揆百事’,颛顼帝后来成为西方耶稣的原型,帝喾成为西方‘上帝’的 原型,八才俊之一的‘叔得(叔达)’成为基督的原型,尨降成为伊斯兰教莫罕默德的原型;尧舜时代‘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奠定后来世界各宗教教义、社会伦理的基础。 (摘自流波《梅山文化映射出文明、民族、宗教源头》)

“布五教于四方”就是人类最早的宗教传播。《左传·文公十八年》记载鲁国太史克述说了舜任用高阳氏八恺和高辛氏八元事迹:

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苍舒、颓敳、梼戭、大临、尨降、庭坚、仲容、叔达,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天下之民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奋、仲堪、叔献、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忠肃共懿,宣慈惠和,天下之民谓之八元。此十六族也,世济其美,不陨其名,以至于尧,尧不能举。舜臣尧,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地平天成;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共、子孝,内平外成。

 正如长江流域文明 文化是中华并世界文明文化的源头基石一样,人类宗教的源头、基石同样是长江流域上万年来的原始崇拜、原始宗教。而梅山教见证人类早期原始崇拜到原始巫傩教到颛顼教到五教并分离出世界各种教义教派各大宗教的过程,又反过来融巫、道、佛、儒于一体,是宗教发祥发展的活化石。(摘自流波《梅山文化映射出文明、民族、宗教源头》)

颛顼死即复稣与互人造字母文字。人类文明文化上的变异的另一大原因是字母文字的产生。《大荒西经》:“有互人之国,炎帝之孙名曰灵恝,灵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稣。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稣。”这段文字反映出的人类历史十分重要,也是后来西方《圣经》的基本眼线。鱼妇,甲骨文中记载的妇鼠氏以埽,以色列;“天乃大水泉”就是大洪水,“蛇乃化为鱼”就是蛇图腾部落与鱼图腾部落融合成美人鱼图腾;两千多年后颛顼成为西方《圣经》中所说的耶稣,“颛顼死即复稣”即耶稣复苏的原型;互人,炎帝后裔,西方历史称为腓尼基人,其西迁支在地中海一带建国,即互人之国;“上下于天”,就是来往于东西方,他们创造了后来成为字母文字鼻祖的腓尼基字母,使人类文字从中华象形文字大一统中分离开来各自发展。从此,字母文字从地中海向周边扩散开来,在腓尼基字母的基础上发展成希腊字母,在希腊字母的基础上又形成了拉丁字母和斯拉夫字母,再演化成欧洲各国的拼音字母。同时也反过来催生了亚洲等其他地方方国部落字母文字的产生。(摘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第四章——中华并世界文化流源史总论)

2016-4-26编撰

返回昆仑